想你一下,世界就停一下

向下

想你一下,世界就停一下

帖子  比丘 于 2012-12-11, 10:50 pm

14岁那年,我喜欢上班上一个漂亮女孩子,长长头发,眼睛大大的,她发育较早,隆起的小胸部被一根黑色绳带从脖颈后面紧紧绑着,经过之处,身上有独特的香味,类似于德国施巴泡沫洗面奶的味道,淡淡的。嗅觉是最为真实的记忆,每每想起,无论何处,四下就如显影照片一样逐渐沁出这样的香味。
后来我去了别处读书,日夜思念无比。我写信给她,她认真的回了,在某个夜晚,洋洋洒洒的写了整整一页,没有一个错别字,我把信读了3遍,然后叠的工工整整放在抽屉里。我兴致勃勃地又写了一封,但她没有回信。
有时候会拿出信,再读一遍,然后静静的看着后面的落款日期。觉得,有那么一个时刻,她正坐在书台前,她的满脑子都是我,她在对我说话,一字一句,这么独自回味的时候,暖意就会逐渐流满全身。后来回去家里,约她出来散步,我们沿着马路一路走到附近的公园,然后围着湖边散步,谈天说地,聊学校的事啦,聊家庭啦,聊爱好啦。累了就坐在石凳上。风如少年,自然倾慕年轻的少女,顽皮地挑起她额头的秀发,她半咪着眼睛,微微低下头,用手拂去。如此,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断了联系。她的容貌和消息如一只没有叠好的纸飞机,还没能在天空划出一个弧线,就飘然散到水里,慢慢的沉入。
15岁的时候,恋上隔壁班的一个女孩子,学期分班集中培训的时候,我跟她作为优等生被分到了一个班上,我们是同桌。她活泼,可爱,精灵古怪。经常会用笔戳我,我喜欢转笔,她喜欢捉住我的笔,说脑袋晃得疼,笔掉到地上,就坏了,于是我就借她的笔来用。自然而然,我们的手就紧紧地牵在了一起。恋爱以后,她变的很温柔,我们平常的打情骂俏一切消失殆尽,随之而来的是淡淡的关心和长时间迷恋的对视。下过晚修后我们会在操场散步,躲避保安前来的检查,她靠在我的身边,紧紧地挽着我。在小树林后面,我第一次紧紧地抱住一个女孩子,下面可耻的硬了,那凸起的未发育完全的乳房透着薄薄的衣服顶住我的胸膛,我亲吻她的唇,用她喜欢的方式,她说,这是我初吻,我说,我也是。
中考过后,她去了别的学校,而我直升本校。她写了信来,提出分手。
“分手吧,我真的好喜欢你,但是不得不离开你,我想分离是为了更好的相遇。在一起的时光我会记得的,喜欢你亲我来着,相信你也一样,但是总觉得在一起以后,少了些什么,不过说不上来。总之我就是觉得还是很喜欢你的,好好学习哈,说不定能一起读大学呢,如果以后上同一所大学,我们再恋爱,成吗?我挺期待那一天的。有时我觉得,做你同桌的日子,真好,肆无忌惮,我会说出我想说的话。人长大了些,孤独的感觉就会强烈,其实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孤独,不过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大多时候感受不到,但是一旦有了这种感觉,就非常非常强烈。于是慢慢的,就觉得还是暂时分开的好。一想到这,就感觉好多了。想永远跟你一起来着,O(∩_∩)O~永远爱你。好嘛,大学见?”
我没有回信,年轻的我至始至终不明白,既然爱我,为何要离开我呢?我想不出答案。回到家里,一头扎进辈子里,在无法停止的颤抖中睡着了。
17岁的暑假,我在一所琴行学习钢琴的初级演奏,教我的是一名年轻女老师,喜欢扎高高的马尾,瓜子脸,皮肤白皙,双手妙如美玉,白嫩而又细滑,关键还能流出动人的曲子。她经常在课后弹奏一些流行的歌曲给我听,我一边听,一边看着她。直到有一天她的双颊被我看成夕阳落去时的绯红。于是,在课程结束的时候,我说,能合影?她点头同意。
我们第一次约会,我去她家门口接她。她本来不同意约会,末了,问我,你要我一个人出来吗?我瞬间会意,遍询问地址,提前就在楼下驻足等待。点燃香烟,等待漂亮的女孩,这怕是世间最为美妙的事情。
去了餐厅吃饭,壁式音箱里传来Richard Clayderman的《我不知道如何爱他》,我们走到靠窗的桌子旁坐下,玩着扑克游戏,点了鸡尾酒和三明治,水果沙拉还有蓝山咖啡。她喜欢喝摩卡。我记得她当时特别强调。
“嗳,喜欢我什么?”
“可爱,漂亮,温柔,暖和”
“暖和算是什么话?”
“本来嘛,能在一起,感到温暖,不是很好么。”
“每个女孩都能让你温暖,哼”
“每个男人都能让你温暖?”
“那不是,你就不行,17岁的小孩子,温暖什么。”
我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
“能感觉到?”
她看着我,抿住嘴,忍住笑容,摇了摇头。然后静静的盯着我的双眼。突然,一只苍蝇飞过来,她一手抓住,然后扔进咖啡里。我惊叹了一下,她嘟起嘴唇,很得意。她说,我们接着玩,谁输了,谁就喝掉。
“好。”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现在想来,我们都没对彼此没说过什么什么誓言,我也是,她也是,这是唯一约定东西——喝带有苍蝇的咖啡。结局显然已定。不出意料我输了。这时,曲子悄然换成Yanni的《夜莺》
“你输了,快喝。哈哈”
“我让你的,看不出来吗?”
“少贫嘴,喝,快点。”
我拿起咖啡杯,直接往嘴里送,动作一气呵成。她突然站起来,猛然拉住我的手,
“你还真喝啊。”
“嗯啊,一言为定嘛。”
“你好傻。”
她坐下,握住我的手不放。
我们前往市区边上的公园,在教堂旁的草地坐下,哥特式的尖塔投下淡淡的阴影,她拉着我坐在阴影投下的塔尖上。
“嗳,如果我不拉住你的手,你当真会喝下去?”
“嗯”
“傻孩子。”
“或许”
“心跳的厉害。”
“嗯?为什么”
她握住我的手放进她的运动衫里,贴着她胸前的肌肤,怦,怦,怦。我的手一阵一阵起伏。我们彼此对视而坐,像是传授某种心法似的,我的手就那么在她的胸前紧紧贴着。
“能感觉到?”
“嗯”
于是我抱住她,亲吻她的唇,用我喜欢的方式,大口大口的亲吻,她撅起薄薄的嘴唇让我含住。我紧紧抱住她的后背,运动衫滑落下来,露出粉红色的肩带。我们躺在草地上,翻来覆去。我感觉到太阳满含笑意的沿着湖面默默转身离开,而夜晚心领神会随即赶到。
她抓住我下面的东西,
“不错嘛。果然17岁的身体啊,相当健全。”
“怎么,前面几个都不怎么样么?”
于是她详细跟我说起她之前的男朋友,比如第一次的时候啦,做过几次啦,最长多长时间啦。我听的津津有味。不时刨根问底
“第一次是什么情况?”
“不就是我生日的时候嘛,19岁来着,姐姐我正是青春活泼的年纪,他弄了个什么不像样的烛光晚餐,我们喝了点葡萄酒,然后就在附近的旅馆,睡了。”
“就直接那样,彼此脱光光?”
“哎呀,迷迷糊糊的嘛,半推半就。”
“然后?什么感觉”
“几个月后就分手了。什么什么感觉。”
“那不是辜负了你嘛,可后悔?”
“两厢情愿,不存在什么后悔。”
“不过想来,挺怀念的,那大概是第一次心甘情愿的原意把自己交付给一个人,女孩的第一次很珍贵的对吧,因为包含着复杂的情感,就是想把自己给与一个人,能明白?就像是仅有的全部,然后双手交付。”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远处,像是追忆某种难以捕捉的梦境似的。
“然后还有第二次。”
“第二次?什么意思”
“第二次交付:即为他生孩子。作为女孩子来说,一辈子最多只会真心实意的将自己交付两次,一次是初夜,而另一次,就是为那个人生孩子。”
“唔”
“说你也不懂,小P孩问那么多干嘛”
她眼睛笑起来眯成弯弯的月牙。
我站起来,牵起她的手,
“活像分期付款。”
她吃吃的笑了。

我们出了公园,走在林荫小道上,她23岁,我17岁。我们穿过小桥,走过一排排的古式建筑,路灯已经熄灭,月影把我们的身影拉长,偶尔有无家可归的流浪狗从我们身边经过,她哼唱着《Knockin’On Heaven’s Door》。而我点燃香烟,静静的听。时光委实过的太快。
我回去以后,她发来短信
“怪想你的,不过想在一起,却感觉那么遥远,你抬头看看月亮吧,我也在看。我会来看你的。”
“嗯”
我看了看天空,没有月亮,但依就给我安慰。我不禁想,我既不属于那第一次,想必也不大可能是那第二次。

一年后,她结婚,次年,她交付了她的第二次,生了宝宝。她没来看我,并且从此了无音讯。
后来,偶然在人人网上见到,我留言:还有机会相见?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回复:
应该是没有机会了。

高三那年,去看电影,在万达广场里,我在大卡司买了一杯奶茶,边走边喝,乘上去电影院的人行电梯,我从右边上去,一个漂亮女孩从左边下来,头发侧分,带着黑框眼镜,穿着长袖V领衫,脖颈下戴着玫瑰型的挂链,映衬着两旁的锁骨,光洁动人。我不敢看她,然而我也觉得她似乎也不敢看我。如此,眼见着交叉而过,我连忙回头看她的背影,恰巧的是她也回头看我,仿佛是很尴尬的场景,但她歪了歪头,长发垂落在肩上,浅浅一笑,而我也抱以命运似的微笑。 事后看了什么电影,全然不记得,只是心情悸动不已。

半年后我去省城的画室准备联考,周末去附近的培训机构补习文化课。走进教室,还没翻开书本,一个女孩在我旁边坐下,我一眼即可看出她就是电梯上的那个女孩,而她却似乎没有印象。
直到现在,我依然惆怅不已,如果当时她也看出来了我,那该多好,可是没有。久而久之,我们熟悉起来,我在学校附近住,而她住在她舅舅家里,一天她打来电话来
“一个人住,是什么感觉呢”
“就是一个人住的感觉嘛”我打趣到。
“我也想一个人住,怪没意思的。舅舅经常不在。”
“那不就相当于一个人住嘛。”
“那不一样,彻底的绝望和包含在不断失望中的希望,你觉得哪样好些?”说完,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哭泣声。
我在电话这头不知所措,末了,她停止抽泣。
“能过来?陪陪我,一起吃饭吧,弄好吃的给你。”
“好。”

我刷过牙,冲热水浴,穿上格子衬衫,坐上出租车,大约15分钟时间便到了。她在楼下,我们一起去买了一些简单的食材,她还买了半只鸡。
“还会弄这个?”
“只会煲鸡汤”
我拿食材,她去买冷饮,开门时,我听到电视声音,屋子里灯火通明。
“何以开的这么彻底,灯和电视?”
“喜欢这样。”
“喜欢这样?浪费电嘛,环保点好。”
“因为这样的话,那回来的时候,就似乎有人在里面等我,即便我在房间里上网,也会开着电视和所有的灯,有时甚至洗衣机也要打开,微波炉啦,音箱啦,所有能工作的电器,统统打开。那样就觉得好像有人在似的,瞬间觉得热闹起来,然后,我独自在自己的小天地做着自己的事情,而他们也是。于是很满足,明白?”
“唔,还有这种嗜好。”
我对厨艺一窍不通,我提出帮忙,她说你去看电视吧,我来就可以了。我向来是无法做这些的,下点面,炒炒番茄鸡蛋还可以。稍微上一点层次的东西便全然没有办法。她似乎很娴熟,我坐在客厅里,抽烟看电视,她在厨房叮叮咚咚的,很快,端出红烧排骨啦,土豆烧肉啦,清炒白菜,肉沫蒸蛋啦。满满一桌。
我吃的很带劲,而她只喝了点鸡汤。吃***我们喝了点葡萄酒。我点燃香烟,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她走过来,靠在我的肩膀上,于是我们盯着电视广告看了足足5分钟。
“喜欢温暖的感觉。”
“我有这种感觉?”
“不知道。”
“那还靠着?”
“嗳,我跟你说,许久以前,我去看电影来着,曾对一个男孩动心过,说来匪夷所思。我们仅仅在电梯上擦肩而过,我便知道我爱上他了,相信一见钟情?”
“不信。”
“真的有一见钟情,我喜欢他,我偷偷看着他,我知道他也偷偷看着我,当时我回头看他,刚好他也回头看我来着,我心扑通扑通跳,不觉得这是命运?”
“什么命运?”
“我一定会再次遇见他。”
“那遇到了么?”
我心里满怀欣喜,我觉得这是她的表白,她知道,她知道我就是那个人,她在告诉我:她对我一见钟情,她在对我说,我终于,遇见你了。我想搂住她,然后告诉她我就是那个人,然后借机亲吻她,弄的好,说不定今晚可以睡上一觉,可能性在扣着我的心扉。
“没。没有遇到,有好几次看到相似的,但是不是他,包括你也是,你也很像,但不是你。”
许久的沉默。
“从那以后,我就觉得似乎温暖这玩意儿不存在,我觉得好像只有跟他一起才能感到温暖似的,后来也谈了几个男朋友,但是什么都好,给我买这买那啦,关心我啦,简直无微不至,但是却没有温暖,你能懂?那种类似于大冷天,外面下着雨夹雪,而我躺在舒适的棉被里的那种温暖。不是包裹着你的身体而是你的心,不管何时何地,你在干什么,都感觉心被这样包裹。就是这种温暖。”
我没有说话,只是抱着她的,轻轻摸着她的头。随即点燃香烟,一口一口的吸
我感觉到空气混杂着烟味儿在我身体周围凝固将我包裹无法动弹。我想告诉她,那就是我。我可以说出什么时候,地点,说出我当时的穿着,她的穿着,甚至说出当时电梯上有几个人,他们在做什么,分别站在什么位置,我想说出我对她的感觉,说出那的的确确是命运的安排——这一铁的事实。然而她定定的看着我,眼里流出失落的光。那光致盲了所有一切可以的表达。
她没再说话,或许是累了。她喝了一大口葡萄酒,躺在我的腿上缓缓的睡着了。一晚上,电视放着各种节目,广告啦,电影啦,综艺节目啦,音乐TV啦。一晚上我坐着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大腿逐渐麻痹,直到没有知觉。我也慢慢丧失知觉。

往后,她经常会来我的住所,仿佛新婚小夫妻似的买菜煮饭,而我也有时也登门拜访。此间,我从来没见过她的舅舅。
我们始终没发生过什么,彼此的关系如蜻蜓点水恰到好处。唯一最近的一次,她的生日,那天发生了500年难遇的日食,白天变成了夜晚,算好时间,点上蜡烛的功夫,昼夜瞬间变换,她吹熄蜡烛,双手合十,闭着眼睛喃喃自语,3分钟后睁开眼睛,冲我一笑,然后拿出两个大红蜡烛在两旁点上,我举起葡萄酒,
“生日快乐。”
“谢谢”
“活像烛光晚餐,哈哈,还是天然的。”
“嗯啊,真是特别的日子。”
“要是一直这样多好。”
“没有温暖,也要?”
“朝日里的烛光晚餐,不温暖?温暖是一种感觉呢,而并非某个人。”
“那可转瞬即逝了。”
“人生不也是转瞬即逝么。只要这一刻。”
“只要这一刻。”
“干杯!”
“干杯!”
街上也闪起了路灯,车辆也很自然的打起了前示灯,新闻早已播报,所以一切一如往常,有些行人驻足望着天空看着什么。我们也走上天台,缓缓的走着,她挽着我的手,开心的如通迎着春光走来的小鹿,拉着我指指点点,然而我心里却明白:她所希求的并非是我的臂,而是某人的臂,她所希求的温暖,并非我所能给与的温暖,而是某人才能给的温暖。尽管那某人一度曾是我,然而现在却不知所踪。想到此处,我不免悲从中来,心里就犹如住着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整日叹息不止。
日全食转瞬即逝。
我突然觉得胃痛,她扶我回屋坐下,掀起我的衣服,用手帮我慢慢揉,揉着揉着,我便睡着了,待我醒来,她的手还在,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觉得肚子里吃进的食物并非被我的胃所消化,而是被她那温柔的手。我搂过她的肩头,放倒在沙发上,捉住她那可以化解痛苦的小手,亲吻她,脱掉她的上衣,我也脱掉自己的衬衫,我们相互抚摸。
“今天不成,改天行么?”
她一边亲吻我的眼睛一边说。
“嗯。”
于是我们就躺在沙发上电视,直到沉沉的睡去。

半年后,我上了大学,而她也去了别的城市。我答应来去找她,而她也说等我。可是不久,我也便隐隐明白,我们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我至始至终都没有告诉她,她所谓的一见钟情的那个人,便是我。

时到今日,我已年届30,早已结婚生子,太太是工作中认识的,恋爱2个月,便按部就班,就像办理入学手续一样,结婚了。半年后生下一个女儿。

她们,如电影切换的镜头,自然而然的进入到我的人生,然后又像风一样自顾自的飘走。恋爱时间每次都短的可怜,是否真的是在恋爱也不得而知。但是每想起她们,就觉得世界仿佛暂停了一会,每每如此。
一次,女儿吵着要亲眼看看太阳公公是怎么出来的。于是组织全家人一同去看日出。山上有两块巨大的石头彼此叠在一起,中间露出一线阳光落在我们的面前,树木在两旁丛生,风吹一下,那束光芒便闪烁一下,微弱如同烛光一般摇曳不已。有几只萤火虫怕是搞错了时辰,还在点着灯。太阳逐渐慢慢升起,给所有的东西都覆上一层黯淡的金光,活像涂在旧时防盗门窗上的劣质金漆。可能是昨夜下过雨的缘故,这光芒旧的出奇,穿过雾气分出一粒一粒的微尘,我意识飘出我们身后,看到一幅颇上年纪的明信片般的那种光景。
妻子拿出透明的塑料野餐布,我们坐在上面,拿出面包和牛奶还有煮好的粥,我从背包里拿出黑咖啡,对奶冲上,女儿则爬上一个石头盯着太阳看。
我突然觉得,一切仿佛离我很远很远。所谓永远一起拉,什么发自内心的交付啦,什么寻求温暖的感觉啦,什么一见钟情啦,包括结婚生子,生活稳定。都离我好远好远,但其实都发生过不是吗?某一刻,那样真实的发生过。只是,好像只有那么一会儿。
我们彼此,都在寻找些什么吗?我扪心自问。
我想起一句话:蝴蝶对折起情书锦笺,想要落在她思慕的花儿上,每折一次,世界就停了那么一会儿。
或许我们寻找的,就是那么一会儿。
“爸爸,太阳公公怎么这么快就出来啦。我都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来的呢,盯着看了老半天了。”
“嗯啊,就是那么快,转瞬即逝。”我说。
比丘
写于2012年12月10日。

比丘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2-11-26
年龄 : 28

返回页首 向下

评《想你一下,世界就停一下》

帖子  琴书 于 2012-12-12, 2:17 am

都说情商高的男孩子会谈恋爱。
看完这篇文,我不能确定文中的主人公是否在谈恋爱,因为文中的主人公自己也不确定。人们的婚恋观差别很大,可以到群里讨论。我评这篇文,要对大部分毒舌。
首先把好的部分择出来说:文笔轻快,没有丝毫赘述,读起来很快,大致讲述了一个男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几次情感经历,是一篇比较好的散文。
下面要开始毒舌了。
读完之后,会有不爽的感觉。几次经历都很淡,几次经历的描写大致保持了平衡,期待看到一次感情投入强烈的部分,可没看到,喝到了几杯白水。
从几次经历看下来,“我”似乎没有什么明确的恋爱观,到最后似乎都没长大,浑浑噩噩似的。
“我”主动提出了约会,但字里行间感觉“我”是一个被动的人,对感情上的得到与失去麻木了,没有喜怒哀乐之分。随遇而安吗?我坚信这不是一种普遍存在于年轻人(18岁以上者)中的社会现象。







琴书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想你一下,世界就停一下

帖子  常彬 于 2012-12-12, 4:33 am

琴书认为你表现的情感不深刻,我猜想你是有深刻情感但是不知道是否应该表达,或者是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如果是不知道是否该表达、不好意思,我想说,写东西,要拿出信心,不要怕自己的真情实感不能被读者接受,真实就好,如果是因为找不到合适的词汇来表达,我想说,朴实无华的文字同样有魅力。
加油,期待你的更多尝试。

常彬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2-06-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