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

向下

孤独

帖子  比丘 于 2013-01-09, 12:54 am

百无聊赖的夜晚,我突然想起肚子貌似有些饿了,于是穿上大衣,喝掉杯中还剩150ML的水,关掉电脑,灯,关上窗,拉上窗帘,穿鞋。然后出门去附近的排排档买吃的,在出门之前并没有想好去要哪里买吃的,但是关上门的时候,想起来了附近的排排档,那里有很多外地人的推车小车做的小吃,想必总有一样是可以吃的。

并没有很快,一步一步的下楼,像孩童一样,一阶一阶的下。大衣直到胯下,停在膝盖前。似乎略有些不便。出了公寓,我点燃香烟,步行而去,大约20分钟。我看到近乎熄灭的白炽灯亮在巷口,那就是了。

没有人,但是不同品种小吃的小车却布满整个巷子,我走到一家年轻夫妇共同掌持的卖肉串的小车,点了2份肉串,这时听到一股急切的脚步声,一个孩童在巷口喊着

“他们来啦,他们来啦。快走快走。”

年轻夫妇悠然的神色马上紧张起来,说是见到死神降临也不为过。女人连忙捡起锅盖盖上,男人拿起旁边的桶和衣物,还有凳子,女人不忘对我做出抱歉的神色,这一切速度快的惊人,男人坐上车子,女人把小煤气坛推到三轮车上,熄灭白炽灯,整个小巷瞬间全部仿若沉默了下来,呼吸声,奔跑声,各类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不绝于耳。

“赶紧的,快快。”

“不说已经交过钱说好了的嘛,怎么又来了。”

“哎呀,这捉住不得了啦。没收加罚款活不下去啦。“

他们急匆匆的,仿佛退潮的洪水般从小巷的那头争相涌出,年轻男女匆忙逃走时,掉下了一个锅铲。我拿起来追上去,他们的速度委实太快,我那大衣这时很奇异的衍生到了膝盖以下,我跑起来的感觉犹如在梦里被许多僵尸追逐的感觉,那通常是怎么跑也觉得慢。

“哎哎,帮帮我,帮我拿下那盆土豆。”一个也在逃跑的老人说。

我便停下来,帮他拿起那盆切成片了的土豆,我跑的大汗淋漓,大衣仿佛跟我作对的似的,终于在转角的路上绊倒了我。

我爬起来,忘了锅铲和土豆,继续奔跑,我隐隐约约看到后面有一队人马正向我这里跑来,领头的人带着袖章,还有几个穿制服的人。

“嗳,嗳,他们在哪里了?”

我追上了年轻男女,男人一边驾驶三轮车一边扭头回来问我。

“就在后面转角处,马上就要到了”

男人用力扭了扭手把,三轮车右轮腾起来了一下,然后迅速的把我甩到后面,大衣的纽扣崩掉了,我不停的奔跑,皮鞋顶不停的撞击我的脚趾,让我相当不适。

“你要想吃东西的话,到西大街来找我们,我们一般就2个地方摆,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你注意别把他们引来哟。”女人对着我喊。

我慢慢感觉自己跑不动了,大腿处似乎有两个绑定的铅球,西裤两边的缝也崩裂了,大衣也跑丢了,不知道被人群还是各种三轮车给夹到了什么地方,路上的行人一个也没有,十几辆三轮车,还有老人孩子,年轻人,都在街上不断的往前流窜,活像视频短篇上的“快闪族”。

我停下来踹气,这么着,后面的人追上来了,是一群城管,7到8个人,还有2.到3个穿西装的家伙。

“每天都在那里摆,搞的地上多脏啊,快跟上。”

“工资扣的没法活啦,我们一不在,就在那里搞的闹的不像样子,住户们都投诉啦。”

“你们后面的跑快点,追上他们,定要全部没收,狠狠的罚款。”

“对,狠狠的罚款!”

这群人吼着叫着,他们显然没有怎么注意我。

一个穿便式西装的家伙瞧见我,他是跑的最慢的一个,

“嘿,我说,你看到他们往哪跑了没有,骑着车跑太快啦。一群没素质的农民,气死人啦。”

“前面左转,他们说要去西大街哇,他们也会在那里。”

“不管在哪里,最后都会回到这里,快追。”

于是,我被他拉着, 又拼命的跑,他突然很起劲,速度也快了许多,我跟在后面,意识到没有了大衣的束缚,跑起来简直如鱼得水。这么着,跑着跑着,我又看到了那对年轻男女。

“他们来了嘛?在哪里呢,有多少人啊”

“10来个呢,往这边过来了,貌似物业小区的保安们也在哟。”

“这样啊,妈的,平时还经常送他们东西吃来着。喝了奶就忘了娘”

男人驾着车,女人在后面扶着那些赖以生活的器具,不时有肉串和菜从车上飞落下来,不过显然顾不得那么多了。

我被人挤着踹不过气,不知道哪里突然多出了很多人,我看到了那个老头,他也看见了我。

“小伙子,我的土豆那,你没帮我拿着吗?”

说完,头也不回的跟着人流左转进了另一个巷子。

他们委实动作太过迅速,而且路径诡异,变速跑步实在不是我的强项,于是我又慢了下来,气踹嘘嘘,西装外套突然觉得很紧,平时倒觉得不合身太过宽松来着,那些商贩们稀拉推让,车上的油渍呀,调料呀,塑料袋呀,臭干子啦,萝卜啦,各种不断飘洒出来,弄的我浑身都是。

我停在路边,用手撑着膝盖踹气。商贩大队很快的没了踪影。

不一会儿,那位穿制服的人追上了我,

“喂,我说,你得跟着他们,他们都骑着三轮车,虽然快,但是肯定走不远,一定要搞清楚他们另一个聚集地,一网打尽,懂嘛?我说。“

“让我休息一会儿嘛,他们走不远的,转来转去也是在这附近”我高兴的说。

“没时间啦。这次,我们是肯定,无论如何也要重罚他们的。这些农民。”

另一个穿制服的也跟上了,后面7.8个城管拿出了别在腰间的电棒,不时还扶着自己的帽子,踉踉跄跄的跑了过来,活像滑稽的接力赛。

“他们往哪跑了?”一个貌似领头的说。

“就在那边的巷子里,你看这一路上,搞的多狼狈啊,多脏啊,把城市文明都破坏啦,这些农村人。”跟我说话的扭头回答。

“赶紧追”一个跑在最后的人喊出了响亮的口号。

“赶紧追”一个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于是我又拼命跑起来,我知道他们在哪,我知道。他们不一定知道。我心里很清楚,就在那里,仿佛是追逐一个简单而又行之有效的目标似的,于是我又有了动力,拼足了劲跑起来。

不知跑了多久,人声逐渐消失。街上空无一人,我再没看到制服队伍,也没看到那对年轻男女和老人,庞大的活动排排档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把已经松掉的领带解下来放到裤袋里,把衬衣从裤子里拉出来,气踹嘘嘘的坐在街角的石凳上,我突然觉得自己貌似渴了。于是站起来,走进附近的便利店,买了瓶怡宝一饮而进,然后点燃香烟,慢慢的步行,大约20分钟,回到公寓。打开电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透气,换上拖鞋,泡速溶咖啡,然后坐在椅子上,又点燃一支香烟。



比丘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9
注册日期 : 12-11-26
年龄 : 27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孤独

帖子  琴书 于 2013-01-09, 9:05 pm

这篇文章大致反映了社会上存在的一种现象——城管与流动小商贩之间的斗争。
城管是咱们国家非常有特色的一种职务,职责很多,维护市容市貌。
百度百科上有解释:主要的任务就是驱赶街头无照商贩,以及检查各类许可证。--《印度媒体》
这里不去深入探讨流动商贩是怎么形成的。我相信,如果有正常工作能够幸福地生活,谁也不会去当文章中那样担惊受怕、夜夜晚归的小贩。
这里也不去分析城管这一中国特色的职务极其高尚光辉的形象。

文章中
“一个穿便式西装的家伙瞧见我,他是跑的最慢的一个,
“嘿,我说,你看到他们往哪跑了没有,骑着车跑太快啦。一群没素质的农民,气死人啦。”
“前面左转,他们说要去西大街哇,他们也会在那里。”
“不管在哪里,最后都会回到这里,快追。”
“我”是什么身份?“我”是保安还是城管?第一句“他是跑的最慢的一个”中“的”应换位“得”。
还有,

“于是,我被他拉着, 又拼命的跑,他突然很起劲,速度也快了许多,我跟在后面,意识到没有了大衣的束缚,跑起来简直如鱼得水。这么着,跑着跑着,我又看到了那对年轻男女”,有个疑问,为什么我看见了那对年轻男女,而拉着我的“他”没看见?

下面,

不一会儿,那位穿制服的人追上了我,
“喂,我说,你得跟着他们,他们都骑着三轮车,虽然快,但是肯定走不远,一定要搞清楚他们另一个聚集地,一网打尽,懂嘛?我说。“
“让我休息一会儿嘛,他们走不远的,转来转去也是在这附近”我高兴的说。
两句话都是“我”说的吗?“我高兴的说”中“的”字应该换为“地”。

文章题为“孤独”,不知何意?

琴书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孤独

帖子  安然 于 2013-01-09, 11:36 pm

卡夫卡《同醉汉的对话》《大噪音》

安然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孤独

帖子  安然 于 2013-01-09, 11:39 pm

琴书 写道::这篇文章大致反映了社会上存在的一种现象——城管与流动小商贩之间的斗争。
城管是咱们国家非常有特色的一种职务,职责很多,维护市容市貌。
百度百科上有解释:主要的任务就是驱赶街头无照商贩,以及检查各类许可证。--《印度媒体》
这里不去深入探讨流动商贩是怎么形成的。我相信,如果有正常工作能够幸福地生活,谁也不会去当文章中那样担惊受怕、夜夜晚归的小贩。
这里也不去分析城管这一中国特色的职务极其高尚光辉的形象。

文章中
“一个穿便式西装的家伙瞧见我,他是跑的最慢的一个,
“嘿,我说,你看到他们往哪跑了没有,骑着车跑太快啦。一群没素质的农民,气死人啦。”
“前面左转,他们说要去西大街哇,他们也会在那里。”
“不管在哪里,最后都会回到这里,快追。”
“我”是什么身份?“我”是保安还是城管?第一句“他是跑的最慢的一个”中“的”应换位“得”。
还有,

“于是,我被他拉着, 又拼命的跑,他突然很起劲,速度也快了许多,我跟在后面,意识到没有了大衣的束缚,跑起来简直如鱼得水。这么着,跑着跑着,我又看到了那对年轻男女”,有个疑问,为什么我看见了那对年轻男女,而拉着我的“他”没看见?

下面,

不一会儿,那位穿制服的人追上了我,
“喂,我说,你得跟着他们,他们都骑着三轮车,虽然快,但是肯定走不远,一定要搞清楚他们另一个聚集地,一网打尽,懂嘛?我说。“
“让我休息一会儿嘛,他们走不远的,转来转去也是在这附近”我高兴的说。
两句话都是“我”说的吗?“我高兴的说”中“的”字应该换为“地”。

文章题为“孤独”,不知何意?

仔细看第三段第一句

安然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14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