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冬天

向下

最后一个冬天

帖子  璃漪 于 2013-01-03, 7:30 pm

我被迫从暖暖的被窝里钻出来,因为我听到桌上的手机在震动。看到手机上发出微弱的光芒,提示着我这是今早第几个催死人不偿命的夺命连环call。我嘞了个去。为什么?!!颤抖着手伸向冷冷的空气里,打开手机,未加任何备注却熟悉不得再熟悉的号码发来的——我回来了。老地方见。
关上手机。闭着眼躺回被窝里准备再次入梦。不到几秒钟又一骨碌地从床上起来。这不是杰小子的电话么?!好吧,我赴约去。
老地方——蓝烟。一个充满着不一样滋味的冷情调咖啡店里。我站在街道路口,远远的就望见杰小子。不用看也知道,肯定一如既往,翘着二郎腿,挂着白色耳机,骨节分明的手端着咖啡,老神在在的享受着。
这样的情景,突然让我想起刚认识他那会儿,截然不同。

2009年的冬天下过了最后一场雨。 天很冷。
我裹着厚厚暖暖的黑色外套,独自坐在“蓝烟”门口,捧着滚烫的咖啡呵气。耳机里传来的音乐声也无法打散这夜的冷静。我感受不到一丝温暖。
我在这里,喝咖啡。杰小子在这里,表白。很熟悉的面孔,似乎曾经见过。但我确信这是我们的第一次正式见面。
对桌的女孩一手拿着iPhone最新款,一手端着咖啡杯,听着杰小子的表白,左耳进右耳出。几分钟后女孩站起来,摇摇手中的咖啡杯,微笑的说了些什么,不等杰小子反应便离开了。
我猜想是拒绝的话语吧。像是为了证明我所猜想的,上天给了我一个可以求证的机会。
杰小子走过来,“方便吗?”我没说话,伸出一只手捂住鼻子。对于这种街上的陌生人,我向来是不会和他们轻易接触的。只是没有得到我的答案,杰小子倒是大大方方的坐下了,他一脸沮丧样,“我像是坏人吗?你一直捂着鼻子。”我扁扁嘴,无所谓,反正坏人一般都不会说自己是坏人的。咖啡已经没有了,我拿起背包,准备离开。
“我不是坏人,我只是心情不太好。她拒绝了我。”我点头。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竟然驱使我坐下来。我将围巾拉高,捂住鼻子,然后拿出手机,拇指在屏幕上转圈,准备一有情况就按下紧急电话键,却不想听到杰小子开始说话。“我喜欢她快两年了……”
我一边从背包里取出纸笔,一边听故事。他讲了一会儿,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我是不是很傻?”抱歉,我无法给出任何评价。我拿起笔刷刷地在纸上写下这句话,然后将纸竖起来,示意他看。我分明看见他眼里那抹震惊,我估摸着他一定是认为我是个哑巴,但我不承认也不否认。
他不再说话,似乎是讲完了,便一直坐在那里,定定的看着我刷刷地写着字。良久,待我抬头时,“抱歉,打扰你了,我只是突然想找个人聊下天。” 我竖起纸:没关系。人生道路还很长,你还会遇见很多优秀的女孩子,她不会是你生命中一直陪你的那个。我给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而你我素不相识,但还是希望你看开一点。等明天睡醒之后便忘了今天的事情,大大方方做回最真实最无虑的自己。我就是我,潇潇洒洒的我,她不喜欢我,我还不喜欢她嘞。
他咧嘴扯开了一个笑容,之后沉默,便在这其中散开。抱歉,我得先走了。我又在纸上刷刷地写下这句话,然后站起来,重新拿起背包。
“你有喜欢过某一个男生吗?”我点头,“也许我以前见过你”,他的声音又再次从我背后传来,我摇头,然后离开。
其实我没有喜欢过,只是这是我的事情,我的私隐。我想我没必要对一个陌生人讲实话吧。

那是三年前的事情了。
我穿过路口,来到桌前。拉开凳子大大咧咧的坐下。
“你来了,速度蛮快的。” 那是,托你这尊大爷的福。服侍生端着托盘走过来,放下两杯咖啡,还冒着热气。“我回国了,先请你喝咖啡。”杰小子挑眉,一副很感谢我吧的样子。
“那肯定是你请,一大早就夺命连环call,害我被窝都冷了呢。”我端起咖啡,借着滚烫的温度暖暖我发凉的双手。“你没给我带嫂子啊?”
“开什么玩笑,你嫂子还没出世呢!”
“哦,原来你是想以后娶个比自己小20几岁的?真是老牛吃嫩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你!!算了,小丫头片子,老实交代有没有男朋友?”
“你不比我大多少吧,别把话题扯到我身上。”我低头喝咖啡,懒得跟他讨论这个问题。
“哦……”杰小子奸笑,手指着我,一副我明了的样子,“不会是失恋了吧?”
“别把全世界的人都想得跟你一样,还不知道以前是谁假惺惺地说什么失恋难受呢?”我才没失恋呢,我连暗恋都没有,哪里来的失恋。
“你说谁假惺惺呢?我当年那可是真的。”
“唉是是是,被拒绝是真,难受是假。”咖啡快见底了,已经尝不出苦味了。
“哼!”
“我走了,不用送!”我抄起背包,拐出门口准备离开。“去哪儿啊你?我才刚回国连时差都还没有调过来,就跑来找你了,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还是不是兄弟啊?!”背后传来声音,听见杰小子边追边喊。
“你当我是兄弟了吗?什么事都骗我。”
我抬手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快到了去琴房的时间了。
“我没骗你。真的”我听不到,我对自己说,别受影响。“好吧,虽然当时的事情是假的,但是我肯定我们在那之前见过!”
我们一起走进琴房,这里需要安静,我示意他。他双手合十,做拜托状。
“我就是在这里认识你的,你要相信我。”杰小子放低声调解释。我点头,并告诉他我要练琴了。
我毫不怀疑。因为我们的确是在这里真正开始了解对方的。


三年前那个夜晚的相遇过后,我没想过在那之后又见到了他,而且是在我练琴的地方,再次遇见那个跟我讲故事的男生。
2010年那个春节过后,我不顾父母的反对毅然奔往琴行交钱,这是我冒着中考可能考不上重点高中的危险,只因为我那时对TG的疯狂程度。那次觉得他们不能理解我,让我很受挫,也很难过。
结束了课程,我从琴房走出来,恰好与杰小子打了个照面。这是我确信的第二次见面。
原来他也在这练琴,恰巧是同一个老师。
“我们算是认识过了吧?有时间一起喝杯咖啡吗?我今天不上课。”
我们又去了蓝烟。喝过暖暖的咖啡后,杰小子递过来一个信封。我眨眼,不明所以的看着他。“虽然日期已经过了,但还是送你礼物,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我的生日?我这才想起这年大年初一恰好是我的生日,可是我不过生日,也极少收生日礼物。
“谢谢!祝你新年快乐!”尽管我对他是如何知道我生日的事情感到疑问。


思绪一下子飞回,想想我们似乎才刚认识,没想过转眼就已经三年了。
我取出TG,摆好谱架,开始弹首最熟练的。杰小子打开对面教室的门,掀开钢琴的盖子,跟着伴奏起来。
我竟然不知道他还会钢琴!
我弹了《怀念的冬天》,一首被我们改版过的曲子。
这是在冬天,却不是最后一个冬天。如今我已不再喝咖啡,可是我不冷。

璃漪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7
注册日期 : 12-12-10
年龄 : 22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最后一个冬天

帖子  琴书 于 2013-01-04, 1:05 am

看了几遍,没有看明白故事的时间顺序,可能是情节之间跨度大,连贯性不强。
整体风格上,个人觉得与比丘的《想你一下,世界就停》有些类似,“用一种近乎没有激动与感动的叙述方式讲述故事。”这句话作为保留意见。
“老神在在的享受着”中的“的”应该换成“地”,需要副词。
“杰小子挑眉,一副很感谢我吧的样子”多了一个“吧”。

琴书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最后一个冬天

帖子  常彬 于 2013-01-07, 9:28 pm

平淡的叙述背后,隐藏的是更为巨大的真情实感。作者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常彬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2-06-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