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教师节的赞歌

向下

小说:教师节的赞歌

帖子  常彬 于 2012-11-29, 7:58 pm

教师节的赞歌

文 / 常彬

第一天:2012年9月8日,星期六


“我不羡慕住豪宅、开豪车的人群,我更不羡慕取得国外户籍的人,我只知道,我是一名中国的人民教师,我生来的使命就是为了教育下一代,为了下一代的幸福而努力,我的生活里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学生们的喜怒哀乐!”话音未落,台下传来长时间热烈的掌声。这是我作为教师代表,在我校开学典礼的演讲稿。

我是一名教师,在深圳的一所高校任课,家住深圳蛇口。几年前我太太因车祸身亡,我们的独女馨馨随后又出嫁。我的精神寄托基本就在我的学生。我连续多年被评为学校模范教师,我明白,我能获得这些荣誉,除了我的努力、同事的帮助、领导的提拔以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学生们的信任,是的,我丧偶,我的女儿长大了,所以,我的生活中几乎全是学生的喜怒哀乐。

我的座右铭是:做一个有利于学生的人。课堂内外教书育人,这不仅仅是我当老师的目标,更是我做人的目标。面对学生,我总是对他们说我愿意做他们的好朋友,在学习和生活中有任何事情都可以来找我。课堂上,我尽量以活跃的课堂气氛来帮助学生们学习文化知识,课间时间,只要学生们愿意,我都和他们一起玩耍,就连体育课的时间,我也到操场去和学生们一起打球,晚上,我也经常带着小点心到学生寝室去看望学生,关心他们的生活,冬天天气冷了,要是哪个学生被子不够,我就把我家的棉被借给他用。凡是从我的手上毕业的学生,我都会关心他们毕业以后的发展前途,包括毕业多年后他们生活得是否幸福,等等。很多同事问我,花这么多时间陪学生,备课、改作业、自己的科研那些事情怎么办,我回答,只要看到学生们高兴,我多熬一点夜,少吃一两顿饭,也心满意足。

开学典礼结束了,我送我的学生们回寝室,边走边和他们聊,这期间我的手机响个不停,我拿起电话一看,都是女儿和女婿的手机打来的,我一律不接,我和女儿女婿说了,在我工作的时候不要给我打电话,有事情就短信留言,我不想任何人以任何方式打扰我和我的学生的交流,在我和学生在一起的时候,我只接和学生有关的电话,我的女儿女婿都不认识我的学生,所以这些电话肯定和学生无关。

少顷,我的电话发出了接受短信的铃声,我明白一定是女儿女婿发来的,便一边和我身边的学生说话,一边拿出手机,只见短信赫然是:“爸,我是您女婿小邓,您女儿出车祸了,现在已经送往蛇口联合医院抢救,您快来。”女儿车祸了,我心中猛地一怔,自从我太太车祸身亡后,我就多次告诫我的女儿和学生们一定要注意出行安全,真没想到同样的事情会发生在我女儿身上。女婿要我快过去,可是我怎么走得开,我还要送学生回寝室,还要亲自检查他们的寝室漏不漏水、地面起灰是否严重、床是否牢固、门窗的锁是否完好无缺、厕所堵不堵、灯坏了没有,等等,如果遇到问题,我还将亲自帮他们联系学校后勤人员,若是后勤部门忙不过来,我就亲自上阵帮他们维修。

把学生们的事情忙完了,已经到晚上了,我顾不得好好吃晚餐,买了几个花卷就向医院赶去。我来到急诊室,医生见了我,用有点责备的语气问我:“孩子她爸,你怎么现在才来,你的女儿情况很危险,而且电话都不接。”

“我是一名高校教师,我有我的工作要做,比如说......”我向医生解释道。

“好了。”医生打断我的话:“你女儿现在很危险,她是今天凌晨零点出的车祸,到现在快二十四小时了,一直都不能自主呼吸,如果她在四十八小时之内都不能自主呼吸,大脑将会死亡。”

“四十八小时?”我看了看表:“距离馨馨出车祸快二十四小时了,感谢各位医生在各自的家庭都有事情的情况下还坚守岗位,若不是各位医生,我的女儿的命早都没了,各位医生们尽职尽责把人民......”

我还想说下去,但是医生脸上已经露出了非常不愉快的表情,并且挥手阻止我继续说下去:“你难道不想看看你女儿吗?她在屏风后面抢救,你女婿一直都陪着她,她一定需要来自你的支持,请自便。”医生说完就到另一张病床交代工作去了。

我绕过屏风,看着我的女儿馨馨,心中顿时凉了下来,馨馨的惨状是我从未在她身上见过的,她的脸戴上了吸氧面罩,就像飞行员一样,双眼不停地翻,雪白的连衣裙全被鲜血染红,她的手上打着点滴,***插着尿管,身上和手上贴着几根电线,接着一台生命迹象监测仪,上面分别显示了心率、氧气饱和度、血压、呼吸等相关数值。我一下子想起了几年前因车祸身亡的太太,但是我太太是在车祸当场死亡的,因此,我的女儿馨馨还有一点救。

至于我女婿小邓,他一直在馨馨身边,握住馨馨的手。我看到小邓,就想起了上午在我和学生在一起的时候他给我连续打的那好几个电话,不由心头火起,我问小邓:“都和你说过了,我和学生在一起的时候,不要给我打电话,有事发短信就行了,学生是我们民族的未来,他们的事情耽误不起。”

小邓听罢,急忙解释:“爸,今天情况特殊。”

“我知道!”我怒吼道:“但是学生们的事情难道就不重要吗?我是一名中国的人民教师,我生来的使命就是为了教育下一代,而不是陪你们搞车祸这些事情,为了下一代的幸福而努力,我的生活里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学生们的喜怒哀乐!”

我的怒吼声太大了,把隔壁的几位病人都惊醒了,护士急忙走过来,对我说请我小点声,先和我说话的那个医生也没好气地轻声责问我:“你女儿在抢救,你这一整天电话都不接就算了,还一来就冲着你儿女发脾气,你至于吗?你要知道你的儿女这个时候看到你来了,最希望的是能得到你的安慰和鼓励,哪怕一句都行,你却在这里对他们发脾气。”

我对医生答道:“我要送学生回寝室,所以才把女儿的事情给耽搁了。”

医生问我:“听说你是任课教师,送学生回寝室怎么是你的事情呢?”

我从容答道:“本来,这些事情都是宿管来做的,即使要老师插手,也是辅导员的责任,和我们任课老师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我的生活就是学生们的喜怒哀乐,我的一切快乐都来自我的学生,我的座右铭是做一个有利于学生的人,所以无论分内分外,只要和学生有关的事情,我都会关心,因为我爱我的学生!”言罢,我高高挥起了双手。

“好吧,人民教师。”医生转过身走了,临走前对我说:“多安慰安慰你女儿女婿吧,同时,我们医生也会尽全力抢救。”

第二天:2012年9月9日,星期天

我在病房度过了一整夜,已经早晨了,我到医院门口的早餐铺子买了两份肠粉和两份烤生蚝,给我和女婿小邓过早。昨天我们学校刚刚开学,明天就是教师节了,是我们这一行的节日,在教师节期间,我必须为我的学生再多做点实事,既然是节日嘛,就更应该尽我的本职。

吃完早餐,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今年刚从我手里毕业的学生小万打来的,她预祝我明天教师节快乐,还说今天是星期天,问我有没有空,说毕业后一直没时间和我见面,想在今天见个面。一听说有毕业的学生想和我见面,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能在毕业后记住老师的学生真的不多,很多学生在我教他的时候和他毕业以后完全判若两人,很多人毕业后就把老师忘记了,不联系了,而像小万这样的孩子不多见,听说小万要和我见面,我很高兴。

我想,虽然我的女儿正在抢救,但是有女婿陪伴她,所以我还是可以去见学生的。我便和我的女婿说了一下我的安排,我的女婿求我不要离开病房,要我和他共同陪伴馨馨度过最艰难的时光,现在我刚经历了一整夜的熬夜,24小时没睡觉了,我也没力气发脾气了,只能无奈地对小邓说:“馨馨最需要的是你,你现在在她身边就够了,我不能起什么作用。”言罢,我径直走出了医院,小邓在我身后说任何话我都听不到了,我要一心准备我和学生的见面。

晚饭时间了,我和学生小万约在深圳露丝餐厅黄贝岭分店见面,我提前半小时到了餐厅,我和别人特别是和学生见面从来都是提前到,可是今天我有点惴惴不安,我的女儿在抢救啊,如果她出了什么变故,那我岂不是连她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从这里到医院距离很远,这里是黄贝岭,联合医院在蛇口,坐深圳地铁蛇口线要坐一个小时才到得了。我甚至有点懊悔不该离开病房,应该和学生改天约定,但是转念一想,我是一名人民教师,我的使命是教育下一代,学生们的喜怒哀乐是我的唯一,所以,事已至此,不如安心地和学生见面。

小万来了,还是毕业前的那张青春的笑脸,我们见了面很是亲切,我们聊了聊现在的生活,得知小万毕业后到一家医学院当老师,她的工作、生活、家庭都很顺利,毕业后就和自己的男友结了婚,想想当初她和她男友还是我撮合的呢,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聊着聊着,我几乎把所有烦恼都忘却了,学生是我的生命,得知学生安好,就是我最大的快乐!

聊到后来,小万还是发出一声叹息,我问她怎么了,她说,她的工作,唯独有一点不顺利,就是她负责医学院的尸体解剖业务,但是他们学校和其他的医学院一样,经常遇见尸体奇缺的窘境,愿意捐献尸体的人太少了,虽然有人身前表示愿意将自己献身医学事业,但是他们死后,他们的家属多数不愿意,认为这是对死者的亵渎,虽然偶然能得到一些尸体,但是多数是年老尸体,皮肤和肌肉都已经被消磨得很少,器官绝大多数都衰竭了,年轻的、新鲜的尸体非常难得,但是医学解剖就是特别需要年轻、新鲜的尸体,因为这样的尸体的皮肤、肌肉、器官多数都还比较完好,很少衰竭,便于让学生更好的了解人体。小万呢,在他们学校负责这个事情,由于经常弄不到令学生和学校满意的尸体,所以总是被领导骂,被同时责备,小万为此非常苦恼。

看着我的学生苦恼,我也跟着苦恼,学生们的喜怒哀乐是我的世界,学生高兴所以我高兴,学生苦恼所以我苦恼,小万正在为不能给她所在的医学院提供年轻新鲜的尸体而苦恼,我作为她的老师,应该想办法帮她解决苦恼。我想到了我的女儿,她在刚成年的时候,就在我的引导下填写了已一份死后捐献遗体的志愿表,这份志愿表我和我女儿都填写过,现在女儿生命垂危,我就想,假如她死了,这不正好可以给我的学生小万提供一具年轻新鲜的尸体吗?不正是可以缓解小万的苦恼吗?想到这里,我找了一个借口离开餐桌,来到卫生间,拨通了女婿的电话,这是我第一次在和学生谈话的时候给家人打电话,女婿接到电话后告诉我,馨馨已经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说基本没希望了,还说要他提前联系殡仪馆。

得知此消息,我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女儿要死了!我的学生小万的医学院终于可以得到一具年轻新鲜的尸体,小万的烦恼也许会减轻多了。但是,我不能在电话里表达出我的喜悦,更不能让小万知道我把我女儿的尸体给了她,于是我就假装在电话里哭了几声,说我很难受,其实我很清楚地从卫生间的镜子里看到,我的嘴已经笑得合不拢了!从卫生间出来,我骗小万说,我把她的苦恼告诉了一位我的从事殡葬工作的朋友,我能给她提供一具年轻新鲜的尸体,是一具女尸,明天就能把尸体送到,小万谢过了我。

吃完晚饭,我搭乘地铁回到了蛇口,在海月站下了地铁,然后骑自行车直飞联合医院。一路上,我兴奋极了,女儿就要死了!我的女儿就要死了!我的学生小万的医学院终于可以得到一具年轻新鲜的尸体,小万的烦恼也许会减轻多了,我又为学生做了一次贡献。我的心里反反复复这么想着。

到了联合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女婿小邓依旧守在馨馨旁边,我到了以后,小邓立即告诉了我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馨馨的病情有好转,现在已经苏醒了,可以做简单的交流,医生会进一步稳住她的病情。

第三天:2012年9月10日,星期一


午夜的钟声敲响了,9月10日到了,教师节到了,而我,正心灰意冷地坐在医院,我本想在教师节这天继续尽一名人民教师的义务,为自己的学生做点好事,把我女儿馨馨的尸体捐献出去,可是怎料到馨馨病情好转,我对学生承诺的一句年轻新鲜女尸很可能化为泡影,想到这里,我害怕极了,我教书教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对学生食言,我在学生的印象里是一个非常守信用的老师。的确,为人师表,就是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感染、去教育学生,为学生做出表帅,我对学生真的是从来没有失信,这一次,难道会对学生失信?天啊!我好怕,这可不是一个为人师表者应该做的啊!

眼下馨馨病情有好转了,看来不能再在馨馨身上寄希望了。我连忙在医院里着急得到处乱窜,看看有没有其他的即将去世的年轻女性,我找啊找,上苍有眼真的眷顾了我作为一名人民教师的苦恼,到了半夜三点,我终于看到一间病房推出一具尸体,一个比我还要年轻的男人趴在尸体上大呼女儿,机会来了!我要去和这个男人好好交涉一下。

我走上前,问那个男人他女儿生前可有签订捐献遗体的协议,得到否定回答后,我开始极力劝说那个男人签订这个协议,我打算告诉他捐献遗体的意义,假如他不接受我就会告诉他现在医学院的状况,假如他还不接受,我就会告诉他我和小万的约定,我想,假如我把我和小万的约定告诉他,那他一定会答应的,因为我们都知道,人民教师是最崇高的职业,干这一行的人必须做到为人师表,在学生面前言出必行,承诺过学生做的事情一定要做到,所以我若是把小万的约定说出来,这个男人一定会爽快地答应我,然后高高兴兴地把他女儿的尸体给我。但没想到,我刚刚一开口,这个男人就把我按在墙上,劈头盖脸的巴掌拳头朝我袭来,我大吼道:“打人者,你知不知道我的职业?你知道我的职业以后一定会为你的行为终身惭愧!”但是这个男人根本听不进去,巴掌拳头继续扑面而来,我应接不暇,最后被揍倒在地,那个男人一边大骂我神经病,一边推着他女儿的尸体往外走。

早晨六点了,我仍然一无所获,我已经48小时没睡觉了,我的女婿小邓更是72小时没睡觉了。但是不睡觉并不是我现在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现在的问题是我可能会做出第一次对学生不讲信用的事情来。

没办法了,我只有,豁出去了!自己犯下的错误,应该由我自己来弥补、自己来承担。于是我对小邓说:“乖女婿,你都三天三夜没睡了,你再这样下去会把身体弄垮的,馨馨现在病情已经稳定了,你就回去休息吧,我才两天没睡而已,让我在这里顶一天吧。”小邓起初不答应,但是经过我的反复劝说,他也觉得我说的话有道理,便起身离开病房回家休息,走之前,他和馨馨吻了一下,馨馨在和他吻别后,还眨了眨眼睛,用目光告诉他自己的病情好转了。

我看着小邓上了公交车,公交车开走了,于是我回到病房,流着泪对馨馨说:“馨馨,我的好女儿,你是否还记得,爸爸对你说过的,人的一生最可贵的品质是什么吗?”

馨馨嘴巴上还戴着氧气面罩,无法回答我,于是我只好接着说:“爸爸对了你说过,人生最可贵的品质是诚信,特别是我们当老师的,要为人师表,对学生更应该讲究诚信。”我把语气压低了继续说:“爸爸已经答应了一个学生,要给他提供一具年轻新鲜女尸,因为我以为你会死,可没想到你又活过来了。”

说到这里,我已经不忍心去看馨馨的脸了,我将馨馨的氧气面罩摘了下来,拿起枕头压在了馨馨的脸上,用尽全身的力气,直到馨馨的监测仪显示馨馨的心脏停止跳动为止。这期间,馨馨一直在挣扎,但是刚刚出过车祸的她不可能有什么力气来挣脱,我也曾经出现过心里的混乱,可是,对学生的爱坚定了我要看着馨馨的心脏停止跳动的信念。

馨馨最终还是离开了人世,被我亲手杀死的,我望着馨馨的遗容,流着泪对她说:“爸爸对不起你!谁叫你是我的女儿?我答应了学生提供尸体,你不死谁死?”

窗外,太阳出来了,远处的学校传来了歌声,今天是教师节,大家都在歌唱教师的赞歌,我顺着歌声的方向望去,默默地说道:“作为人民教师,就要为人师表,对学生一定要讲诚信,这才是我这个模范教师应该做的。”

窗外,学生们成群结队走过街边,是的,我心里很清楚,他们是我的生命。

常彬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2-06-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这篇小说还有一个姊妹篇

帖子  常彬 于 2012-11-29, 8:00 pm

这篇小说还有一个姊妹篇《父亲节的赞歌》,比这篇下笔更重,但是《父亲节的赞歌》被我拿去参加一个大赛了,主办方规定要等大赛结束后才能把作品发到网上,所以等该大赛结束后我再把《父亲节的赞歌》发到这里来。

常彬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2-06-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