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闲

向下

偷闲

帖子  冯逸 于 2012-11-27, 5:35 pm

入冬以来,这次下的雨最绵长,滴滴答答,湿湿漉漉,巷子里,马路上,到处是泥泞。衣服晾出阳台,半天过后使劲拧几拧,难免不失望嗟叹:鬼天气,教我明日穿啥好?!原因无非是几日积起来的脏衣物都是雨天前洗罢,内裤一字排开,就是四条。
个中无奈,大概每个久居广州的人都颇为熟悉,像极了春天的“回潮天”,衣服只湿不干,雨一天连着一天下。抬头看天空,它只给一副阴霾的脸,毫无晴朗的表情。
因着这雨天,加上寒冷,着实叫人不愿腾挪,本有些“心不安理不得”的慵懒,倒是一下子去掉了两个“不”字,一觉醒来已至午后。再翻翻微博、豆瓣,读几页书,看场电影,一天已过去。
只是,这种天气,脑袋是停不下来的。窗外传来的滴答,敲在心间,激起一些思绪,也是湿漉漉的,让你难以安然入眠。
睡眠,对我不见得是种很享受的事情。初中时代留下的神经衰弱,现在依旧生命力旺盛——只能浅度睡眠,夜里过分敏感,稍有声息就会醒来。每每辗转就是一夜的状态,直到爬起洗漱也想不明白自己到底有无睡着过。所以,一直羡慕一躺下就呼噜起,怎么喊都喊不醒的人。
晨电话里说夜里的雨和雾弥漫的世界好美,想跑出来溜达。半夜。不是一个人。和我。我给她的回答很含糊,不记得是答应还是没答应。我心里当时想的问题是这雨啥时候停呢?我要晾干衣服,要穿上干净的衣服见晨。
现在想来,我极愿意这样的雨夜跑出去转几个圈,走走桥,看看大学城黄色路灯下的夜色——两个傻里傻气的人,浪不浪漫是一说,但真的是件有意思的事情——会得到某种快乐——不问原因的快乐。
读了一会儿的《流浪集》,忽起一问:为什么我们长大后这么不快乐?小时候玩捉迷藏,一间大房子,三五个伙伴,划拳决定谁躲谁寻,然后一人掩眼待其他人藏好再四处搜索。躲的人钻米缸,钻床底,爬房梁,使尽浑身解数,却无法躲过被寻得的结果,只是快慢罢了。但快乐就在这藏和躲之间,像阳光一般灿烂。没有人问过为什么要玩捉迷藏。捉迷藏没有利益可觅。捉迷藏仅仅是玩耍。躲得开心,寻得开心。
是越长大要得越多,我们才如此难以快乐?抑或,是我们要维持那么多关系而过分疲惫,连快乐都觉得疲惫?我扪心自问,我快不快乐?答案是肯定的,我快乐,但又不能否认,当我快乐时,我还是难免有一份隐忧,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份快乐会走,还有,我到底能不能承担这份快乐。
对比,是小时候没有那么么多牵扯?是大人们都把世界的重接承过去了?我们才能如此安静地享受着简单的快乐?似乎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但我又不想深究这个答案。深究起来,也许并无意义。
自己的心在年轻和年老中交替,都无法辨清到底自己是多少岁的人。时而像个孩子,时而像个垂暮老人。前天来了同毕业于高中母校的两个小女孩,上年她们还是高三,现在已经是大一。一个在广大,一个在家乡的专科院校,两人的生活已截然不同,一个像普通的本科大学生一样,会有欢快的大学时光,因为大学还不赖,她的起点会比呆在专科的女孩好许多,所以她脸上洋溢着的是上了大学后的兴奋和愉悦。另一个女孩,脸上多了几分迷茫和失落,还有隐忍与坚强。她们的路不一样,她们习得的生活也会不一样。她们的世界因为高考而出现了交集,又因高考出现分离。但,世界依旧,只是她们活在不同的角落,体会着不同的人生情绪。
我像个老人家,劝她们多读些书,多出去走走。也说,对未来不要想太多,只有当你该经历的时候,你才知道如何面对。
说完这些,我就笑起来:你在多此一举。
“怎么跟你们扯这些,弄得像个老人家一样……”
未雨绸缪,对未来显得多余。至少,对很多人是这个样子。我们一直想掌握未来,但往往越是想要掌握越是显得无力和徒劳。甚至,深陷在某种想象与现实的差别中苦恼不已。

2012-11-27 下午 冯逸毕于梦田

冯逸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2-11-27

返回页首 向下

不熟悉,格式啥的怎么弄…

帖子  冯逸 于 2012-11-27, 5:36 pm

还是请管理员帮忙调整一下。谢啦。

冯逸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
注册日期 : 12-11-27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