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不住的墨:写给我亲爱的

向下

忍不住的墨:写给我亲爱的

帖子  常彬 于 2012-08-06, 1:20 am

亲爱的动物们,暑假结束后,我又要去武汉了,又要和你们几位已经被我转移到深圳几位的分离了,我走前,会为你们每一位写一张小卡片。

每晚睡下以后,总是和我的动物们玩一玩,再睡,这个习惯,从我有记忆开始就有了,一直到现在。

今夜没看奥运我就睡下了,就开始觉得一丝凉意,也许是深圳这几天雷阵雨,夜里有点低温的原因吧,于是我把空调关上,和动物们紧紧地挤在一起。记得那是2006年吧,在武汉,入冬,同样是降温,我还写了一篇文章大赞冷空气的到来,说那是卧薪尝胆的时节。的确是我,那个时候的我,脑子里还有两件事情:进取功名和效忠华师。现在,这两种心情已经无从寻找,我也不想寻找。

每次,我无论一身大汗,还是全身哆嗦,我都明白,在那种时候,不仅是我感觉到了冷和热,我的动物们也一定感觉到了这样的冷和热,我们,一条心,他们能感觉到我的冷,我也能感觉到他们的冷,他们能感觉到我的热,我也能感觉到他们的热。

每次觉得凉了,我和我所有的动物们都挤在了一起,互相取暖,就像电影《野兽家园》里面的那一幕,所有野兽玩着玩着叠起了罗汉,然后一只野兽就说:“我们就这么睡吧。”为了让我们能埃得更紧,我总是把我的枕头扔到了床底下,让动物们都过来,这样我们更能埃得紧紧的。

2011年以前在武汉,每次都是是棕熊抱着我,熊猫和金毛狗靠着我的脸,小乌龟靠着墙,保护着我的眼镜盒,小猴抓着床架子,其他的动物,有的被我抱着,有的被我靠着。

现在,动物家庭劫后余生,没有了棕熊的保护,熊猫和金毛狗都还在武汉朋友家里帮我藏着,此次在深圳,我身边只有十位动物。于是,我紧紧抱着我的小兔子,慈琪说这只兔子叫垂耳兔,她的耳朵垂下来,就像是,以她薄弱又坚强的一点力量,用她的耳朵为我取暖,我激动地望着她,噙着泪花,我能感觉到垂耳兔的心跳。垂耳兔,我们十年了,垂耳兔现在为我做的事情,在我从两岁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里,是小猫咪公主负责的,今年4月26日,陪伴我二十六年的小猫咪公主被我校教授来我家劈断,使我痛不欲生,我和猫咪二十六年了,说没就没了,终于,在三个月后的现在,陪伴我十年的垂耳兔,一定程度弥补了小猫咪公主的离去。虽然垂耳兔无法全部填满小猫咪公主的缺憾,但是,我的小兔和其他动物一样,和我心连心,用郭晓霖的话来说,支持彼此存活的就是彼此。所以,我一定要坚强一点,我不能生病,我若生了病,就要到医院去治疗,就要和我的动物们分开。

躺下了,我和往常一样,和动物们说了好多话,就这样我们过了很久。他们有的在我睡着之前,被我和其他动物哄睡着,我便守护者他们,静静地看着他们,摸着他们身上的绒毛,和他们紧紧靠在一起。我相信,到了后来,等我也渐渐地睡着了,我的动物也一直守护着我。我始终坚信,我的动物,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能和我分享我的快乐,也能在我伤心的时候陪着我。我不能没有他们,一个都不能少,我们会一直在一起。这几年已经少了几十个,每一个的离去,都是我心中永远不能填平的弹坑。

确实如此,经历了这么多年,我们不是一直都在一起吗?有的动物还从我3岁就开始跟着我。从12栋到17栋,从武汉到深圳,再从深圳到武汉,现在又全面准备将来的深圳生活。即使我不在家的时候,我也会把个头最小的带在我的包里,其他个头大的,即使暂时不在一起,也会不久就在一起。

夜里,我总是会做梦,有时候我还能做好几个梦,其中一个梦还梦见动物们了。能够再在梦里,和动物们肩并肩在一起,实在是很幸福的梦境。我真的希望我每天的梦境都有这样的情景,可惜,我却没有做到,我做噩梦还是占了多数......动物被抢、被剖、被斩首、被腰斩、被踩扁,以及事后众人对我的冷嘲热讽,这样的事情在现实生活发生多了,于是梦见也多了。

上幼儿园的时候,陪伴我的只有四位动物:大白熊、熊猫、金毛狗、小猫咪公主。

最多的时候,陪伴我的动物达到三十二位。

可是,从2008年,因为武汉的老党员们认为我这个性别的人和动物们在一起有辱党员的称号,于是他们一次次闯进我家入室抢劫,我的动物逐个离开了让我,2008、2009、2010年那三年离开的都不多,三年加起来只被抢了大概十位,但是到了2011年,抢劫突然变得频繁起来,于是整个2011年,我被抢走和毁坏了二十九位动物,2012年又被毁坏一位我最爱的猫咪。

如今,我的动物幸存的,大部分被我托运到了深圳,只留下小部分在武汉,而且在武汉也分三处藏好。除了贴身的几位动物,很多动物平时想见到一面都很困难。

亲爱的动物们,我好想你们,好怀念我们过去二十多年天天相伴的日子,当今,看着你们少数的几位幸存者,我好难过,是动物们陪伴我度过无数个绝望的夜晚,更是动物们多年来和我一起分享我最高兴的事情,我却不能让他们得到善终,虽然为了保护他们流了一次血,但那次换来的也只是让他们多活了几天而已。

特别是陪伴我时间达到十年的动物,现在只剩五位了,分别是:1987年岳阳的亲戚送给我的熊猫、金毛狗,这两位已经跟了我二十五年了,还有1997年爸爸买的小猴、1998年妈妈买的爱心狗,以及2002年妈妈买的小兔,听慈琪说,这只小兔叫垂耳兔。除了这五位,还有一位小不点狗也跟了我九年了。望着你们六位真诚的眼神,我又突然觉得好感激,曾经的那个庞大的动物家庭,只剩下你们六个了,曾经的幸福一扫而光,除了体积很小的小不点狗可以随身带着以外,其余的,把你们放在武汉就要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把你们放在深圳,这几年我们平时又难得见一次面。但是,我们在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次劫难,一起经历了这么多暴风骤雨,可是你们六位,一直还没有离开我,风里来雨里去,你们六位一直留在这个家里,是缘分,或是命运呢。

现在的动物,除了上面六位和两只五年的以外,剩下的全部是过去一年来我的亲朋好友们在我的动物在劫难后送给我的。亲朋好友终归是亲朋好友,他们理解我的生活方式。

我还是个活人,每次夜里的结局都是我醒了,动物们还和我挤在一起,他们有的已经醒来了,无论是冷风飕飕的深秋黎明,还是阳光已经灿烂的夏日清晨。不管这一天是什么,对我来说都一样。如果我没有见到太阳,就说明太阳不愿意让我见到,那么我也不想见到太阳,什么天气都无所谓,有动物们陪着我,即使是世界末日,我也会和我的动物们在一起......

这六位,便是幸存的动物里陪伴我时间最长的六位,只有他们六位是在我高中毕业前就开始陪伴我,迄今为止,第一排的熊猫和金毛狗已经陪伴我二十五年,第二排的小猴十五年,爱心狗十四年,第三排的垂耳兔十年,小不点狗九年。如果没有发生那上十次入室抢劫抢走我三十多位动物,高中毕业前开始陪伴我的动物应该是十六位。

常彬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2-06-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