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结尾的艺术对照

向下

小小说结尾的艺术对照

帖子  蓝天一片 于 2012-07-25, 12:14 pm

小小说结尾的艺术对照





一看到标题,我便想到火红一时的电影《站台》。电影《站台》表现的不仅仅是影片中人物不断走穴经历的种种车站,也不是仅仅描写了一段段个人历史的归宿,而是影片展现出来的对普通人的尊重和生活理解,把一些普通小人物当成了重要历史进行描写。而相反的,那些历史却成为了普通人的背景。历史不再是伟人们的,而是那些为梦想、生活奔波的小人物。他们才能真正体会历史的转变,构成了历史的真实注解。可以说,这部影片是那些小人物的史诗。

曾明伟先生的《站台》则是写的亲情,公交车站的站台,两个老人寻找儿子,在“我”的努力下,貌似老人的儿子的公交车司机认了这两位老人当“爸爸妈妈”。一波三折,作者将这人间温暖书写了出来。

如果刁钻一点,从文章结尾反思一下,就觉得高明的结尾不那么优美了,一个总结式的结尾,不但没提升文章,反而让文章露馅。小说最忌这种议论性语言。如果将“站台”的引申隐含于对每次站台的书写,是不是会好些呢?

我们再去看看雷高飞的《伤逝》结尾,那种含蓄、高远,将文章意韵推向了极致。这才是小说语言对小说的书写。









站台



曾明伟



在公交站台,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引起我的注意。
“请问,去西山8路公车什么时候能来呢?”我上去搭话。
太婆看我一眼,见我手拿皮包,微笑着说:“快了快了,去西山人少,所以要半个小时才有一趟。我们也在等8路车。小伙子不急,再等一下,就会来了。”
“你们也去西山?
“不。”大爷转过头,看了我一眼说,“我们就看一个人,一个人。”
太婆再次含笑点头:“我们的儿子,他是驾驶员。”
终于,8路公交进站了。我跳上车。大爷太婆站起身,盯着车窗满脸喜悦。
公交缓缓驶出站台,玻璃窗外,那两位老人随车窗移动。太婆一脸惊喜,眼中噙满泪水。但驾驶员并没有看他们。
我很奇怪。
“老人家老了,你再忙,也该和他们招招手啊。”我指指下面的老人,对年轻小伙说。
那小伙看我一眼,笑了笑说:“你搞错了,他们不是我爹娘,我爹娘在乡下。这些日子,我也不清楚这两位老人为什么老来看我。”
我略感诧异。
第二天,当我再次来到站台,又见到了那两位老人。只是秋叶落地,老人愈发显得苍老了,太婆眼中有了一些呆滞的光芒。
我站在大爷身边,大爷认出了我,他说:“还去西山?外地出差不易吧。”
我说:“是呀。办完这些事,我就回去了。”
“你能帮我们一个忙吗?”大爷尽管声音很小,我也听得清清楚楚。我还没有来得及问帮什么忙。
大爷叹息了一声说:“实在没有办法。自从我们儿子一年前出车祸去世后,有一次看见8路车驾驶员长得像我们儿子,老婆子就认为他没死,成天闹着要来看他,所以我每天陪她到这里。”
我内心像被什么锥了一下,感受到一阵莫名的惶恐和难受。良久,心底涌动起一种伤感和内疚,我竟不知说什么才好。
太婆嘟哝了一句:“时间过了这么久,怎么还不来啊?
勇勇总是迟到。”勇勇是他们过世的儿子,是他们唯一的儿子。
又过了一会,太婆又嘟哝一句:“真想听到勇勇叫我一声妈,很久没听到他叫我一声妈了。老头子,有很久了吧……有一年了吧……时间过得真快啊。”
大爷说:“是啊,一年了!孩子工作忙,你要谅解他。”
大爷干咳两声,我分明看见两粒浑浊的泪珠从他爬满皱纹的脸上滚落。
大爷说,“那小伙子是个好人。”
我明白了大爷的意思;安慰他们说:“会好的,一切都会好的!”大爷扶扶太婆的身子,对我说:“这一年多来,老婆子想儿子,有些神智不清,不要见怪啊。”
我摇摇头,眼中不知什么时候含满泪水。
落叶在秋风中肆意狂舞,清晨温暖的阳光普照下来,给大地披上了一层斑驳的金衣。
8路车在我的翘盼中终于来了。大爷和太婆的眼中有了耀眼的光亮。我擦掉泪水挤上车。
车辆渐行渐远,我望着站台孤独的老人,眼中再次蒙上泪水。
我对8路车的年轻小伙说:“你去看他们吧。”
年轻小伙转动方向盘,像没听见问:“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大声说:“你该去看看他们!那对老人,他们失去了儿子,身边没有一个亲人。”
“一座城市,这样的老人应该很多啊。”
“可是,他们觉得你长得和他们儿子很像,他们把你当成自己的儿子了。”
年轻小伙不再吱声,专心开着车。
我知道说服不了年轻小伙,带着些许遗憾下了车。
第三天,我再次来到站台,却不见那对老人的身影,只有无尽的落叶铺满大地,落寞和惆帐缠绕我全身。我拼命地想,拼命地想,那两位老人,他们的生活是否安宁,忧虑的心情是否平静?
当我快要离开这座城市时候,我再一次来到这个站台,想看一眼街边的金黄落叶,想寻找一些对这个城市的最后记忆。我坐在老人曾经坐过的椅子上,大口呼吸晨风中的新鲜空气。我闭上眼睛,聆听风的声音,闻到秋的芳香,想起老人佝偻的背影,就像自己的爹娘一样,令人敬爱和痛惜。
“小伙子,你终于来了!我们找你几天,终于找到你了!
谁在说话,是跟我吗?
我睁眼一看,吓我一跳,原来是那两位老人。
两位老人特地打扮了一番,他们满脸的笑意让我这个外乡人一时摸不着头脑。太婆拉住我的手说:“太谢谢你了!是你让我找到了儿子,终于有人叫我一声妈了!
原来,8路车的年轻小伙下班后,提上礼品到两位老人家中认了爹娘。
我心中滚过阵阵暖流,抱着两位老人快乐地哭了。
“嘀,嘀!8路车再次出现,年轻小伙探出头来,与我相视一笑。他对两位老人说:“爹妈,我出车了,你们要注意身体哈!
“你也要注意安全,爹妈盼着你平安回家!
太婆挥舞着手,眼中再次流下热泪。望着远去的8路车,她哭了很久。
过了很多年,这样的情景总在我眼前浮现,就像人生的一个个站台,亲情总会牵着我们向前,那站台便是指引我们的方向。

蓝天一片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2-06-11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