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生活是写作的根本

向下

忠诚生活是写作的根本

帖子  蓝天一片 于 2012-07-17, 4:31 pm

  忠诚生活是写作的根本
  
  在文友中,石建稀的作品我看得最多,他每写出一篇,就发出来让我们看看,说说意见。这篇《官司草》角度新奇,写法特别,采用刑侦介入式来结构全文。无论如何新奇,无非是想表达一个主题:这是你们的世道,我不愿意活在你们的世道里了。
  再回溯全文,作者呈现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首先我们看到的是,经济开发区一个工厂区,有人被棒杀。
  然后是警察的介入调查、案情分析。其实从这点看,作者对刑侦并不那么完全了解,对于相对现代的城市来讲,这种凶杀案是先报上级,再派专人现场摄影、取证、还原死前情况等一系列工作,才会科学总结判断出“初步意见”,然后再立案调查。而不是一看现场就有什么意见出来,靠简单的排查就锁定嫌疑对象继而跟踪。
  对于嫌疑人的调查和追踪也多有不妥。如果要追究“小满”死因的话,不是因他不满这个社会,而是迫于警察对他的怀疑和跟踪造成。小满的死是不值得同情的,因为他的思想偏激、险隘、在困难面前自甘堕落。社会也不是文章所呈现的那种不堪,不能用个别的案例来推断整个社会现状。虽然作者看到了、再现了一些社会的不公,但也不能消极处理这些人和事,特别是文章的灵魂走向,作者的意识形态在文章里的流露,这会给社会带来不安的因素。
  第三,既然“小满”是锁定的“嫌疑人”目标,他是不能轻易死去的,因为有第三只眼睛在跟踪监视他。
  综合起来看,虽然文章表达了一个深刻的主题,但因对刑侦的不熟悉而导致了诸多漏洞的呈现,事理矛盾不畅,因此有不尽人意的地方。
  看来,我们写文章,不论你多高明,都不要偏离现实太远。忠诚生活是写作的根本。
  
   官 司 草
  
   石建希


  现场:
  案发地,城西经济开发区。秀才说,啥子经济开发区,整个就是一个血汗工厂集聚区。都是这些年全球产业转移过来的产物。死者一棒致命,头上没有明显的出血迹象,五官里浸出的丝丝血迹已经表明,她和其他受害人一样,颅后脑受到死命的一棍猛击,颅内出血致命。这是城西第六起系列凶杀案,那些受害者基本都是下晚班的女工或者老弱男人,案发时间也是靠近月底的发薪日。现场再次发现了马鞭草。以前农村儿童常用马鞭草挽成蝴蝶结来斗草,分个输赢,也叫打官司草。不用看草根,凶手一定又是坐在这里怡然自得的用它剔了牙齿,才隐入黑夜的。
  初步意见:
  我觉得从地上撕碎的工资条看,应该推翻这种血腥的案件是一个身高体壮的有暴力倾向的抢劫犯所为的假设,这会不会是一个变态人的报复?这些受害人身上不可能有比较多的钱,因此这一系列骇人听闻的案件可能与金钱无关。
  嫌疑人:
  在排查了三百个对象后,我成了小满的影子。从身体条件上说,小满不完全具备作案的条件。小满右手大指和食指掉了,基本等于废了一支手,左脚也是严重萎缩,走路一瘸一拐的。但是,小满手里随时都有一根木棒,更重要的是我目睹过他用右手小指夹着官司草和左手斗草,没有人能够证明已经失业不知道靠什么度日的小满的清白。
  侦查记录1:
  根据棚户区和原单位走访了解,自从和公司找茬以来,每个月26号,也就是发薪日,小满都会到公司里去找人说理,很显然,这基本没有什么意义,最近两个月他其实连大门也进不去了。小满原来在厂里开冲床,一年前把右手两个手指搞掉了,厂里又让他去刷胶水,算是对他搞掉指头两周就回来上班的奖励。其实城西是全国有名的小五金加工区,一年再怎么也要弄掉5、6千个手指头的。谁知道老天不作美,4个月以后,小满就犯了严重的接触性糖尿病(查阅了很多资料,均不见有“接触性糖尿病”这一名儿),左脚的指头就坏死截肢掉了。公司就把他开了。小满还想上班,但是公司的门不再对他敞开。小满的爹妈说,土地你无法做了,真是个孬种。小满的女人也匪了,饮食男女,吃饭夫妻,没有钱,身体也废掉了,谁要?不知道啥时候傍上了一个人,再不回家。
  案情分析:
  秀才说,小满是个弱者,没有这样的能力和胆量。我冷冷的笑了,咬人的狗不叫唤。你看那些受害者,都是弱者中的弱者,只有孬种才可能下他们的毒手,四面楚歌的小满具备这样的条件。关键是他手里随时都握着一根木棒,酒杯大小,虽然是木的,可毕竟是一根坚硬的木棒,而且小满喜欢斗官司草,一天到晚总是在那里扯,为啥斗?斗的是啥?这样性格偏执的人会有啥愿意放弃的?秀才说,最好的办法就是查对小满的血型。那些受害的女子身上有凶手的精液。我们去了给小满做工伤手术的医院,很奇怪,医院里面没有小满的治疗档案,自然就没有办法查到他的血液档案。医院里面也没有其他工伤截肢的治疗档案。
  侦查记录2:
  26号,发薪日。是各厂发上个月工资的时候了。一大早,小满就到厂子的围墙外面半蹲半坐下来,可能是脚受伤的原因,远远一看他好像就跪在那里一样,来来往往的人很多,没有人看他一眼。太阳很辣,我坐在空调车里都觉得皮肤发粘,看见他的扣得规规矩矩的衬衣很快就润了一大块,他两眼望着亮晃晃的太阳,口里不停的咕哝着。我扮着行人走过去,他连看也没有看我。我终于听清了他的喃喃自语,他咬着牙说,世道,这是你们的世道。我躲回车里。后来暴雨来了,他挣扎着站起来,四外张望,不知道该往哪里躲去,在雨幕里,像只无头苍蝇一跳一跳的拖着腿乱窜,手里还紧紧握着那根木棒。
  傍晚,小满走出闷了大半天的窝棚。他脸色发绿,如果系列棒杀案与小满有关,今天应该有第七个受害者出现,也是抓现行的机会。小满在树丛间穿行,很快。看不出他残疾的腿还是很有力量。为了不让他在眼皮下消失,小车把一只狗给撞了,那狗蜷着一条腿,用三只脚一跳一跳的在原地打着旋转,口里发出凄惨的哀嚎,这时旁边有个男人高声的叫骂着窜了出来。于是,小满溜了。
  现场:
  地点,郊外树丛,死者,小满。死亡原因,自杀。
  小满身上一丝不挂,衣服整整齐齐的折好放在一边,头上罩着两个厚厚的塑料袋子,勒紧在他的脖子上,然后他才把自己挂到了比自己高一指头都不到的树上,就这样刻意地结果了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自杀的人。小满脚下那堆已经燃尽的余灰里,有他烧焦的身份证和一把官司草,还有那根木棒。我仔细看着那没有烧尽的木棒,是根杉木,城里是没有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从家里带来的,残余的木棒被人柔韧的皮肉磨得来圆润光滑,有玉的浸润,现出里面精致和高雅的木纹,没有敲打或者被敲打的印迹,我相信,那个棒客杀手一定没有这样一根木棒。
  案情分析:
  事实证明小满不是那个变态的杀手。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关键是这里又死了一个人。一个弱者。是的,这是你们的世道,我不愿意活在你们的世道里了。我似乎听见小满喃喃自语。
  那,谁是凶手呢?

蓝天一片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2-06-11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