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诗人的碰撞

向下

两位诗人的碰撞

帖子  蓝天一片 于 2012-07-16, 9:42 am

两位诗人的碰撞



——解读泽润的《他的秋天并不是收获


原文:



他的秋天并不是收获
【泽 润】



他的秋天并不是收获

收割的只是伤心的记忆

季节的轮回装进了谷仓

一生的沧桑全在那里



草垛在秋天伫立于田野

稻草人究竟能守望什么

北方的大雁向南方飞去

回避的不仅仅只是寒冷



农舍的土墙并不惧怕

漫长的冬夜

而他忧戚的只是

祖祖辈辈不变的命运



躺在古老的木床上

梦境里唯有一缕惨淡的月光





作者起句便下断语“他的秋天并不是收获”,这一反常现象令我们怀疑:为什么?作者作了肯定的答复“收割的只是伤心的记忆”。从这虽似回答却并不是回答的精彩语言里,我们读到了故事——伤心的记忆。然而这故事的具体内涵是什么?从下意识里升华放大了读者的想象空间,令人必须继续读下去。

季节的轮回装进了谷仓/一生的沧桑全在那里”这两句平常朴实的诗句,再次将诗的领空扩张膨胀,“谷仓”是收获容存的地方,它不但见证了季节的更替,更见证了人世人生的“轮回”,沧桑——人世的酸甜苦辣全见证了。

草垛在秋天伫立于田野/稻草人究竟能守望什么”这两句诗呈现了一个独特的风景:秋天收割之后的草垛放置田野,但稻草人也一样在继续守望。这两种方式的呆板呈现与固执守护,是完全的对立与映衬,这或许在映照人间的某种精神。

北方的大雁向南方飞去/回避的不仅仅只是寒冷”我们知道,大雁南飞是气候使然,然而作者将其人化,用准确的人性“回避”来附加追寻温暖的向心力。作者的意识打破了飞鸟的规律,也同样把读者由物向人的征程回归牵引。

农舍的土墙并不惧怕/漫长的冬夜/而他忧的只是/祖祖辈辈不变的命运”这一节诗句在贴近现实:农舍、土墙、冬夜、祖祖辈辈,那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不变”的劳动方式像电影一般闪现给读者。

躺在古老的木床上/梦境里唯有一缕惨淡的月光”结尾的冷淡与诙谐,完全颠覆了我们读者的期待,以前所有的,原来都是作者躺在“古老的木床上”作的一场梦境,而这梦里,偏偏还有一轮“惨淡的月光”。回头一想,中国的历史,中国历史上所有的劳苦大众,又何尝不是如此地一步步地带血走来?

相反,我们再看看今天的繁荣美好生活,不再是睡在的历史之“床”的梦境,因为现实与历史完全不同了,夜晚的那轮“惨淡的月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诗人的思想是空灵与悲慽并存,一方面缅怀历史,追悼先人,为辛苦一生一世的前人们记下足音;另一方面,诗人仍然不忘“古老的木床”,以及那曾经的“惨淡的月光”,警醒后世子孙铭记在心,诗人的良知铭记在心。

这首十四行诗写出了作者的心声与境界,通过梦境的串连层层递进,把纵横物象与意向平淡而紧密地结合起来,艺术地再现了几千年来中国的发生、发展的经久、枯燥与磨难、阵痛。

说到这里,我便联想到了诗人海子,他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处处彰显暖色:

从明天起,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你在尘世获得幸福

我只愿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们可以看到,海子的每一诗句都闪烁着温暖的光芒,与上文润泽诗友的诗句形成了鲜明的映照。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诗句淳朴直白、意向清新明快,但他们的不同是,一个是描绘浪漫、略带梦幻色彩的世界,另一个则是描绘枯燥、不凡、经久的不折不挠地前行的推动历史前进的广大劳动人民的不平凡的世界。

他们都善于以超越现实的冲动和努力,审视生命的存在价值,反映了他们积极或冷静的情感世界和博大开阔的艺术情怀。

如果说他们在碰撞生活或生命,还不如说他们在互相碰撞存在,用各自的方式记录诗行。

蓝天一片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4
注册日期 : 12-06-11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两位诗人的碰撞

帖子  平子 于 2012-12-05, 10:13 am

Very Happy I love you 很美妙的文字,把情感融化,流露在文字里,很不错

平子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13
注册日期 : 12-11-24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