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晴

向下

晚晴

帖子  琴书 于 2012-06-12, 8:35 pm

作者:琴书
小梅赶着从田里往家跑。天空阴沉沉的,很可能会下雨。父母要她回家关窗户,他们还要在地里锄会儿草。到了村子西边的小溪旁,她抬头看看天空,云都快压到屋顶了。她决定不去远处走桥,直接从这趟水过去回村。有阵子没下雨了,水不深。她脱掉鞋子,挽起裤管,拎着鞋子趟过去。到处都是热的,溪水也不例外。
  刚才恼人的蝉叫声停止了,天上刮起了风。她刚上岸,就有雨点儿落了下来。她也顾不上穿鞋了,光着脚丫跑进村子。
  一个放羊的老伯刚把羊群赶进院门,看到小梅便开玩笑地说:“小梅,你是大闺女了,不能乱跑。”
  “我得赶快回家关窗户。”
  小梅脑后垂着的辫子一翘一翘的。她今年十三岁,已像个大姑娘了。
  跑到家门口,她累得气喘吁吁,一摸兜,她急得一跺脚。由于刚才走得急,她忘跟父母要钥匙。雨下得密了,大了;风朝北吹着。她抓住门上的锁,无奈地晃了晃,转身,跑几步到了东临王叔家,关上门。王叔家正在抓猪,几个大人在院子里围追堵截那口肥肥的猪。那口猪似乎感到危险来临,疯狂地左冲右突。王叔示意她去屋里。她走进东屋,看到娃子正坐在炕里窗台边看抓猪。
  “娃子,帮姐个忙。”小梅说。
  “啥忙,梅姐?”娃子转过身,爬到炕边跳下来,打开电视机,看动画片。十一岁的娃子长得结结实实的。
  “姐没带钥匙,你翻过墙去关上我家的窗户。”
  娃子想了想,说“一会儿你也得帮我个忙。”
  “说吧。”
  “一会儿跟我去水塘收鱼篓。”
  “行,行,你快去吧。”
  娃子高高兴兴地走出屋子,扒着砖缝三下两下爬上西墙,翻过去。王叔抓猪还忙不过来,没空儿理这个费劲的儿子。娃子从外面把几间屋子的窗户关好,雨更大了,噼噼啪啪地砸到地上玻璃上发出声响。雨点拍到娃子的背上,冷得他打一激灵。他索性打开门进了屋子。抓猪的人也停了下来,挤到门洞里避雨。那头猪呢,“哼唧哼唧”地叫着,躲到院子的一个角落里。
  雨痛快地下了一阵,然后来了风,风吹走了云彩。头顶的天空悬着一个七彩的圆环。天更蓝了,空气也显得干净了许多。太阳重新放出金灿灿的光。
  娃子翻过墙来,王叔训斥他两句,他也没听清楚,跑进屋里,叫小梅跟他去收鱼篓。
  “别跑远了,早点儿回家!”王叔嘱咐道。
  “欸。”娃子答应着,跑出街门。他现在只想着他的鱼篓。
  街上的水汇成一条条细细的水流,流向村子一侧的水塘。两人赤着脚来到水塘边。一棵倒着的榕树躺在水面,水面闪着金光。偶尔一两条小鱼蹦出水面,溅起小小的水花。
  两人沿着树干小心翼翼地走到树冠上。娃子用力一颤树枝,枝叶上的雨水便落下来,把小梅脸上身上都弄湿了。娃子自己也没幸免。刚要生气的小梅“扑哧”一声笑了。
  “不要笑了!”娃子像受到了侮辱,生气地说。
  “我偏笑。”小梅说着笑得更厉害了。
  娃子又晃起树枝,树干也微微动了。小梅脚下一滑,掉入水中。她浮出水面,朝娃子喊道:“你也得下来!要不,我就提着鱼篓回我家!”
  “我下水就是了。”说着,娃子走到树冠尽头,往前一跳,扎入水中。溅出的波纹变小了,娃子还没露出水面。
  “娃子!”小梅担心地喊道。
  娃子突然钻出水面,双手举起一条鲤鱼,用力将鱼抛向岸上。鲤鱼落地后,拼命地拍打着地面,借力弹到空中,想回到水里。娃子飞快地游过去,爬上岸,双手握紧鲤鱼,把它扔到离岸更远的地方,然后折一截狗尾草,穿过鲤鱼的鳃,再打个扣,拎起来。鲤鱼徒劳地在空中甩着尾巴。他把鱼放到地上,又回到水里。
  “好大的鲤鱼!”小梅羡慕地说。
  “给你了。”娃子慷慨地说道。
  “真给我了?”小梅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是男子汉,说话算数,给你了。”说完,娃子又潜入水中。
  小梅愣了一下,也潜入水里。一会儿,他们每人拎着两个鱼篓上了岸。每个鱼篓里除了泡湿的馒头块外,都有十多条两三寸长的鱼。,还有带长须的虾。
  夕阳一边笑着一边沉下地平线,西边的天空被染成红色。月亮偷偷从东边爬上天空。蝉又在叫了。青蛙也不示弱,不断吸进空气,等快将肚皮撑破时,才“呱”的一声,将气吐出来。所有的青蛙都跟着唱起了歌。
  小梅提着鲤鱼来到家门口,见门开着,知道父母回来了。进了屋子,她把鱼放到一个盆里。母亲正用毛巾擦脸,问她:“哪来的鱼?”
  “从水塘里抓的。”小梅说。
  “正好,拿到你王叔家做了。”
  “为什么?”
  “王叔刚卖了猪,叫咱们全家去吃饭。”
  看到妈妈全身上下都是干的,小梅问:“妈,你没淋雨么?”
  “没有,溪的西面没下雨。等我和你爸过了溪,溪的东面不下了,西面才下。”妈妈想起了什么,问:“你没带钥匙,怎么进的院子关窗户?”
  “让娃子翻墙过来关的。”
  “还挺聪明。”妈妈说。“行了,快换件干净衣服,咱一块过去。”
  小梅回到自己屋里,脱掉衣服,擦干身上和头发上的水,穿上比较干净的衣服,跟着妈妈去王叔家。
  堂屋里王婶正在炒菜,小梅的妈妈帮着择菜。小梅便拿个刀子到院里打鱼鳞。东屋里几个男人围坐桌边侃天说地,不时传来“哈哈”的大笑声。娃子从桌上的盘子里抓起一把花生米,到院子里吃。
  “我也吃。”小梅说。
  “给。”娃子把一颗花生豆塞进她嘴里。
  小梅津津有味地嚼着。
  屋顶烟囱冒出的炊烟左晃晃,右晃晃,就是不愿直直地往上升。最后一只觅食的燕子从他们头顶飞过,回到不远处屋檐下的自己安乐窝里。窝里伸出几只毛茸茸的小脑袋,急躁而细微地叫了一阵。不知哪里吹来凉爽的风。在最终月光下灰白色调中的寂静到来之前,有那么一刻,万籁寂静了。


由琴书于2013-01-09, 9:13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1次

琴书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晚晴

帖子  琴书 于 2012-06-12, 8:36 pm

支持一下乡村小夜曲

琴书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32
注册日期 : 12-06-09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