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嫂子,嫁给我吧

向下

小说:嫂子,嫁给我吧

帖子  常彬 于 2013-02-06, 7:42 pm

嫂子,嫁给我吧

文 / 常彬

一、丘比特的弓箭
最难忘的爱,就是在婚礼上亲手杀死对方,手段越残忍越好。为什么要杀人?因为这样的婚礼才会刻骨铭心,深深地,在每一个看客的心目中,烙下印记,更在当事人自己的记忆里,留下永远不可磨灭的一道……

——我在电脑的word文档敲了上面一个自然段,然后问嫂子:“亲爱的嫂子,你觉得这里用什么词好?用一道印记,和上文重复了,用一道伤痕,又不符合小说的意思,用一道记忆,太俗了,你说用什么好?”

嫂子默然不语。

“嫂子?”我接着问:“你在听我说话吗?我在问你呢。”

身后依然没有声音。

“嫂子!”我握紧了拳头,用力敲打桌子,桌上的茶杯、台灯,还有我的上网本、鼠标、小音箱都在我的锤击中震动着,发出各种声响,可是我身后还是没传来嫂子的声音,我终于按耐不住,把转椅来了个180度大转弯,朝着嫂子的方向,用飘柔的腔调问:“嫂子,你还没醒来吗?”

嫂子被我用绳子吊在房间里,已经是蓬头垢面了,她被我扒得一丝不挂了,她的脸上,有我的巴掌印,她的身上,有我用皮带抽打的伤痕,她的血,从她的身子冒出来,流经大腿,渗透每一个脚趾甲,滴到地上。嫂子已经被我吊在这里一天一夜了,分不清地板上的血,哪些是嫂子被我打伤流出来的血,哪些是嫂子的月经。

嫂子已经被我严刑拷打得没什么力气了,她问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就想让你陪陪我。”我从容地回答道:“陪我一起生活。”

嫂子没再说什么了,她似乎明白了她说任何话都是没用的,甚至有可能换来我对她的一顿毒打,于是我接着把我最开始的问题拿来问她,那个地方用什么词比较好。

“这个,我真的不知道啊,连你都想不出来。”嫂子带着哭腔,吞吞吐吐。

“算了,那就最后再来填充这个空白。”我说:“嫂子,要不,我给你讲讲我写的这个故事吧。”

嫂子一脸惊恐地望着我,不说话。

“到底讲不讲!”我厉声喝道:“讲不讲!”

嫂子战战兢兢地点着头。

我便开始对嫂子说我写的这个故事:“这篇小说名叫《丘比特的弓箭》,讲的是一男一女青梅竹马,长大以后投入了热恋,最终走进婚姻殿堂,婚礼上,新郎新娘被安排一起切蛋糕,就在这一刀准备切下去的时候,新郎突然变了脸,一刀把新娘的喉咙割断,然后对着全体来宾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嫂子在听着,我继续说:“然后,新郎让自己雇来的保镖关闭大门,封锁会场,自己在几个保镖的陪同下,把新娘的尸体抱到人群中,放在一个台子上,强迫每个嘉宾瞪大眼睛看他,接着拿出锯子,把新娘切成肉条,强迫每个嘉宾生吃下去,谁不吃,就把谁拖到台上,拿大锤子让他的脑袋瞬间变成肉泥,肉泥溅到了墙上,再让所有人到墙边舔肉泥,舔得满嘴是血。”

嫂子听着,面无表情地听着,我接着说:“你一定奇怪吧?这样血腥和恐怖的一篇小说,为什么我要命名《丘比特的弓箭》,告诉你吧,这个新郎,杀他的老婆,武器就是丘比特的弓箭,爱情可以给人带来甜蜜,也可以把人逼疯,这个新郎,因为爱他的老婆爱疯了,所以,把她杀死是体现她对老婆的绝对占有权,他老婆一定能明白他的爱。”

嫂子还是沉默不语,我接着对嫂子说:“嫂子,等我把我哥清除后,我会和你举办婚礼,我会在婚礼上实践我正在写的这个故事。”

嫂子惊恐万状,欲哭无泪。我呢,早已不管嫂子的神情了,我还在对嫂子说:“婚礼上,在我杀死你的那一刻,你要笑。”

嫂子失声尖叫起来,那声音,刺耳中带着沙哑,更伴随一丝恐怖,估计我这把她拷打了这么多时间,她的叫声无法清脆了。

“嫂子,我这里有三个笑容,你可以选择其中一个作为你婚礼上的笑容。”我左手拿出三张陈旧的照片,照片上分别是三个女孩的笑容,我拿着这三张照片在嫂子眼前晃悠,发出呵呵呵的笑声,一边用右手搂着嫂子的小蛮腰,轻声对她说:“现在,就让我来给你讲讲这三个笑容的来历吧。”

二、哺乳期的女人

第一张照片拍摄于上个星期,照片上有一个女人,在给自己怀中的孩子喂奶,女人脸上的笑容,充满着温情,她面对着的是自己的孩子,是自己刚刚出生不久的孩子。

老公给她拍完照片以后,她还向老公致谢,她说,谢谢老公帮她记录下来她最幸福的时刻。其实,她和老公都不知道,不久之后他们就要下地狱了。

说着说着,灾难来了,前一秒,她还在用灿烂的微笑点亮星空,后一刻,我,跨着将军的大步迈向公交站牌,飞起一脚,玻璃碎了一地。接着,我不顾周围群众不解不目光中双膝跪地,仰天长啸:“我深知,错了,更没有,退路!”然后对着自己的脸左右开弓自己掌自己的嘴。

人群哄散而开,惊叫此伏彼起,叫声直让人心碎,我便对他们喊:“你们惊叫什么?是那心碎的满足吗?”

一大块站牌的碎玻璃,又尖又锐,我把它拾起,大吼一声:“我要,凤凰般地谢幕!”

接着,这个哺乳期的女人灾难就来了。我手持玻璃冲向了她,她老公试图去阻止,可是身强体壮的我怎么可能输给她的老公,我只在空中将玻璃轻轻一挥,就把她老公的喉咙给割断,男人大叫一声,倒在地上。这个女人吓得尖叫,准备逃走之际,早已被我一只手扼住了脖子,我对着这个女人笑着说:“左挥挥,是灰灰不是白白,右割割,是哥哥不是妹妹,你,清秀的脸蛋儿,变成肉馅儿,准备包进我的午餐饺子。”

瞧啊,我真的就像我说的那样,操起玻璃,对女人左右开弓起来,女人的左边掀起一块脸皮,右边吊着一颗眼珠,好像,脑袋长出一条小尾巴,甩,啊甩啊甩。

我杀死这个哺乳期的女人后,对她的尸体说:“对,那眼珠子,就像,男人尿完尿的鸟,甩啊甩,甩啊甩,甩啊甩啊甩啊甩。”

然后,我抱起这个父母双亡的婴儿,对他说:“我要是不斩草除根,将来你会怎么对我?但是我决定现在不杀你,我不杀小孩的,我要你活着,等你长大以后,再来和我决斗,等那个时候,我再亲手把你杀死。”说着,我把婴儿轻轻放在这里的一个水池边,水池中央有一尊比利时尿童雕像。

在这尊雕像旁,我沉思着,为什么我杀人的时候,旁边没有武术班的学员,如果他们在就好了,一看有练武的机会,也带着哨棒一哄而上,那才热闹呢。

我离开前,从地上捡起了她老公的照相机,把她的笑容洗了出来。

三、热恋中的青春美少女

我给嫂子讲完第一张笑脸的故事,下面讲第二张笑脸。这张照片拍摄于五年前,照片上的笑脸,是我女友玲玲的笑脸,她的身后是一个大瀑布,我对嫂子说,这是我女友玲玲生前最后的留影。

那天,我和玲玲去美国旅游,我们一起在世贸中心迎接日出,在黄石公园嬉戏玩耍、在西部草原策马奔腾,临走的那一天,我和玲玲决定,去尼亚加拉瀑布,当着瀑布的面,手牵着手,立下誓言,今生今世在一起。

我们站在瀑布顶端,我对着瀑布,高声念道:“瀑布啊瀑布啊!你是我们爱情的见证人,我保证对玲玲感情专一、心无旁骛,天天陪在他身边,生死苦乐永远和她在一起,爱惜她、尊重她、安慰她、保护着她,两人同心建立起美满的家庭,把我的一生交给她,瀑布啊瀑布啊!请你见证,我发誓,我们的爱情就像瀑布一样,绵延不绝,永远不会枯竭。”

玲玲也对着瀑布,说了很多让人感动的话,包括玲玲自己都感动得掉眼泪,说罢,玲玲和我深情相拥,回忆我们多年来的情路,有艰辛、有坎坷,我们凭借着共同的信念,走到了最后,即将进入婚姻殿堂。

我对玲玲说:“我给你拍照片吧。”

玲玲说:“好啊好啊,就在瀑布前拍,你先给我拍,然后我再给你拍,我们要在这见证了我们爱情的瀑布前留影。”

“是的!”我坚定地说:“留下笑容,永恒的笑容。”我特意把“永恒”二字重读。

玲玲站在瀑布顶端,面对我,摆出了一个非常迷人的微笑,是啊,当年正是她的微笑把我吸引了。我面对她的微笑,按下了快门。

此时此刻,玲玲根本就不知道,这是她一生的最后一张照片。

照片照完后,我走向玲玲,对她说:“你刚才笑得好甜,你的笑容一直都是这么甜,你有着甜甜的脸、迷情的眼。”我对玲玲说着,让玲玲沉醉到我的甜言蜜语,从而忽略了我的双手正在做的动作。

趁着玲玲还在沉醉,我的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使出全身的力气,把玲玲推下了瀑布,望着玲玲的身躯在半空中往下直坠,心中想着我和玲玲并肩走过的十年风雨,我的心酸透了,玲玲,没了,玲玲,被我亲手杀死了。

看着玲玲的身躯消失在巨大的水雾中,我对着瀑布底下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是高一军训学来的,然后噙着眼泪说:“好了,玲玲终于滚蛋了。”言罢,我放声大笑,用最欢乐的笑声为情人的死亡而悲伤。笑完了,我再对着瀑布底下撒一泡尿,接着拔下三根阴毛,放在嘴里嚼,再对着瀑布吐出去。喊道:“玲玲啊玲玲啊,我把我的阴毛给你陪葬啊!这三根阴毛就当做你下辈子的三根头发,你去当女三毛吧。”

喊完了,我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我爱玲玲,我想和她在一起,但是,既然爱她,就要给她幸福。我现在,让她在她最幸福的时刻离开人世,我给了她别人都没有的幸福。

四、天真烂漫的幼女

我继续对嫂子讲述,第三张照片,是一个女童天真烂漫的笑容。这张照片和第一张照片一样,上个星期拍的。

那天,我路过公交车站,看到一辆公交车下来一个小女孩,头上扎着红色发带,手里拿着一根冰糖葫芦,一边走一边咬。我望着这个小女孩,她脸上的笑容天真烂漫,简直就让人觉得,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全写在这张脸上。

我端起照相机,把这个小女孩拍了下来,让这个笑容成为永恒。

不行,光放在照片上,怎么能成为永恒呢?我要让这个笑容,永远凝固在小女孩的脸上。

真是天助我也,附近就在施工,有一辆压路机停在路边。我忙不迭地跳上压路机,朝着小女孩开过来。人群,发出非常恐怖的尖叫声,压路机压过的地方,出现了一团鲜红鲜红的肉末。

我从压路机上下来,对着人群喊:“这里有没有做棉花生意的?地上有一堆现成的血红棉花,你们拿回去织一件婚纱吧!”我喊罢,人群吓得四散而逃,有的胆小的还被吓哭了,我从地上捡起一把肉末,走到吓哭了的那个人面前,对他温柔地说:“别哭了,这里有肉肉吃。”

将来我有了孩子,我也要用这种方式把我的孩子杀死,我要生二十个孩子,用二十种不同的方法把他们杀死,再拿二十个不一样的棺材,送上二十辆灵车,拉往二十个不同地区的殡仪馆,用二十套焚尸设备,烧出二十堆碎骨头片儿,装进二十个不同价位的骨灰盒,埋葬在二十个地方,每次上坟都在坟头撒二十泡尿,别让二十个孩子口渴着了。我一定会被评为榜样慈父,一般的慈父只给自己的一两个孩子上坟,我每次上坟要给二十个孩子上坟,以绝对的数量优势被评为榜样慈父,我的心,十分之二十爽歪歪!

二十种方法杀掉我二十个孩子,用压路机去压是一种,剩下十九种呢?我相信,凭借我的聪明才智一定能研究出来。但是这二十种杀掉自己的孩子的方法,都有一个共性,要他们含笑而去,这样,笑容就能永远凝固在尸体上,或者以后这样吧,办一个尸体展览,把我二十个孩子的尸体,拿出来展览,然后让大家投票选举,比一比我的哪个孩子的尸体的笑容最惊艳、最美丽、最活泼!

五、你更喜欢哪一个

嫂子还是没说话,她的双眼睁着,微微地睁着,嘴巴张着,张得大大的。眼睛里没有明显的光,但是我给她安装的生命监测显示,她的心跳还是比较正常的,所以只有一个解释,她太累了,已经沉沉睡去了,连自己眼睛睁着闭着,都不知道。

我正准备继续往下讲我是怎么对待被压死的小幼女,既然她睡着了,我就不讲了。

“嫂子,你累了,这几天真是委屈你了。”满身是血的嫂子,在昏昏沉沉中睡去,我望着嫂子麻木的脸,亲了亲她干枯的嘴唇,然后我转身坐在电脑前继续写作。

我写完了一组诗《二十》,并附上写作随感,把我对诗歌与分行文字的界限的感悟顺便写了一下,再看看时间,晚上六点了。

我把嘴巴贴在嫂子的耳边,对她说:“快到晚饭时间了,我去给你做吃的,我做饭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这三张照片的三个笑容,你更喜欢哪一个?把你更喜欢的那个当作你在婚礼上的笑容吧。”然后我去厨房,煮了一碗我最拿手的面条。

嫂子依然被我吊着,我便喂嫂子吃,嫂子吃了几口,我问她味道如何,她似乎也没多想,就说了一声:“好极了!”然后嘴角露出微微一笑。

这一笑,很是让我惊讶,我问她:“你笑什么啊?”

“因为,确实很好吃啊。”嫂子回答道。

“我把你吊在这里虐待你,你还夸我的厨艺?”我问道。

嫂子没说话,只是用眼神示意我继续喂她,直到她把这碗面连汤一起下肚。喂她吃完后,我找来餐巾纸给她擦嘴。一边擦一边对她厉声喝道:“你可别以为我这是为了你好,这碗面条,既然是我做出来的,我也就有办法去里面放***迷奸你,趁你熟睡了,牵你的手,摸你的脸蛋,咬你的嘴唇,玩你的屁股,隔着牛仔裤,感受那种曲线、弹性,像捏发泄球一样,把手劲全部都使上,伸开十指,罩住屁股,来来回回地均匀用力,像擀面团一样揉揉,时不时地,弯弯手指,我的双手充满了你的屁股,好爽啊!除此以外,我还会对你说一千遍我爱你,你永运不会拒绝,所以,我给你煮面条我真的不是为你好,而是为了你只被我一个人占便宜。”

“你怎么了?”嫂子问我:“你喂我吃的面条没有***吧,要不然我怎么还醒着?还有你对我说的这番话我也不明白。”

“这难道还有怎么了?现在的我难道不是正常状态下的我吗?我这个人的本质就是主流人群眼里的混蛋,如果我变成一个谦谦君子,如果我变成一个真心为你想的人,那我一定是发神经了。”我这样对嫂子说。

我转过身,调出电脑里的几张图片,给嫂子看,是我用PS技术给嫂子的照片做的几张美图,我对嫂子说:“嫂子,这是我平时想你的时候做的图片,一直没有勇气发给你,图片做得很粗糙,仅供你玩赏,我喜欢你,但是,这种喜欢是从***发展而来的,就是我对所有女孩的那种***,只不过对你有点特殊而已。”

“我没法理解你的感情?既然你喜欢我,为什么要把我吊起来打,还有你的女友玲玲,既然你喜欢她,为什么你要亲手杀死她?你杀她的理由在我看来很荒谬。”嫂子说道:“还有,你喂我吃了面条,为什么还特意要和我说你不是为我好?”

“不要提玲玲了!我爱她,我亲手杀死她是我这一生永远的痛!”我哭着对嫂子喊:“是的,没办法理解,我这种混蛋怎么可能为别人想呢?我对女生只有***之心,假如哪一天你发现我对你好或者发现我想让你开心,你要记住,这一切都是虚伪的,趁我现在发神经了,我告诉你,我是很虚伪的,我专门骗色,也偶尔骗一点点小财,我从幼儿园到现在,骗了很多色,我经常沾沾自喜地回忆,一个一个数过来,从幼儿园的那个被我骗到草坪上制造浪漫的小女孩开始,包括你也一样,我对你也是只想骗色,也是***的。”

“不是说你混蛋,是说不能理解你的情绪。”嫂子对我说。

我已经感动得泪流满面了,我跪在嫂子面前,放声大哭,结结巴巴地对嫂子说:“谢谢你,真的,你明明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甚至连我干的那三件杀人的事情你都知道,而且我还一直在虐待你,你却还没认为我是混蛋,真的谢谢你,我知道你不可能喜欢我的,所以这说明你太能宽容别人了,对别人太好会吃亏的,真的。”

“也不是。”嫂子停顿了一会儿:“说不上来。”

“明白,我这种人非常怪,对吧?我可能真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但是无论是不是精神病,我确实喜欢你。”我低着头说:“也确实不可能真心对你好。”

“嗯,我觉得你受过刺激。”嫂子缓缓地说:“不过可能大概可以猜到。”

“把你猜到的说出来吧,我不介意的,真的,一个我喜欢的女孩就算骂我或者把我抓到派出所,我也不会恨你,所以你但说无妨。”我站起身对嫂子说。

“因为你亲手杀死了你最爱的玲玲。”嫂子肯定地回答。

“我不是说了吗?不许提她!我亲手杀死她是我心中永远的痛!”我转身进厨房,从案上取下一把尖刀,再奔回嫂子面前,对嫂子吼道:“你要是再提玲玲,我就马上把你捅成马蜂窝,或者把你撕成肉条!”

嫂子看见我动刀了,马上把话匣子收了起来,但是她嘴巴想闭上却闭不上,我看得出她想哭。的确,过了一会儿,她真哭了,一边哭一边哽咽着对我说:“你会不会也把我杀了?就像你对玲玲那样?”

“什么?你还敢提玲玲?”我咆哮一声,嫂子吓坏了。

“我……我。”嫂子语无伦次了。

“好,你再提玲玲是不是?我这个人,不是你多说几个玲字就能解释清楚的!”我撕扯着嗓子喊道:“你再敢玲一个试试看!”

我举起尖刀,对准嫂子的胸膛,发疯一样地咆哮:“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玲!你还要说玲玲,你还要玲!那好,我就让你玲个够!”

说罢,我把这把对准嫂子胸膛的刀刺进了肌肉,这把刀在手指、在手掌、在手臂、在胳膊、在肩膀、在大腿、在小腿、在脚掌,都发疯似得刺了一个遍,鲜血溅得到处都是,溅到了墙上、溅到了桌子上,溅到了电脑屏幕上,屏幕上嫂子的照片全部带血,还溅到了那三张笑容的照片上,成了三张带血的笑容,特别是玲玲那张照片,她甜甜的笑容带上了血的污点,变得丑陋不堪。

我这把刀在刺完了四肢后,终于朝要害部位刺下去,在躯干部位千刀万剐,最后,在肚子山刻下了一个大大的“玲”字。

此时,我已经精疲力尽、两眼发黑了,我便用尽全身的力气,高高举起尖刀横着切了一刀,把我用来吊嫂子的绳子割断,嫂子的身躯应声而落。

六、尾声

120急救队员在接到电话后,迅速来到了事发地点,砸开了紧锁的大门,只见室内到处是鲜血,地上躺着两个人全身都沾满飞溅的鲜血,根本无法辨认。其中一个人指着另一个人虚弱地说:“救救这个人吧。”

120急救队员觉得事态不妙,一边把两个人都送上救护车,一边报警,后来,这两个人身上的鲜血被洗干净后,警方和医院方终于看清了骇人的一幕:其中一个人全身被尖刀捅得千疮百孔,身上还被刀刻了一个大大的“玲”字,这个人已经死了,另一个人虽然十分虚弱,但是气息尚存,最后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

活下来的这个人,是一位少女。她清楚地记得,这个男人一边挥刀自残,一边对自己说:“我不是个东西,我是个变态,我早都应该死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只能祸害人间,我虐待了你,我知道这不是道歉就能让你接受的,但是,亲爱的嫂子,我不能让你的双手杀人,因为你有一颗纯洁的心,我不能脏了你!”后来,他在临死前用尽最后的力气把吊着她的绳子割断,让她落地,以便打电话求救。

常彬
新生
新生

帖子数 : 22
注册日期 : 12-06-10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